梦燃小说网 > 时倾霍其堔 > 第九十八章 到底在害怕什么

第九十八章 到底在害怕什么

作者:染指成婚霍少的天价罪妻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八章到底在害怕什么

    现在对她的事,倒还挺上心呢!

    时倾苦笑一声,然后垂下眸,轻声道,“是。”

    她已经是死过无数次的人了。

    但每次都没有死掉。

    这就说明,老天爷还不想让她死,既然如此,那她为什么还要继续颓废下去?

    她的退缩,她的忍让,根本就保护不了任何人。

    唯有变得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她才有底气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不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难得见她这么配合,霍其堔将装满温水的水杯递倒她手里的时候,那双凉薄的唇终于忍不住轻轻弯了弯,“那就好。”

    陆衍说了,她这次的手术很成功。

    虽然手术后发生了一点很不愉快的小插曲,但那似乎并没影响到什么。

    也不能说没有影响......坏的没有,好的还是有的。

    至少,现在的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排斥他了,至少,现在的她,又会像四年前的她一样,对他笑了。

    心情好了,霍其堔说话的语气也难免跟着软和了下来,“阿衍说,你体质有些弱,虽然手术很成功,但还是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这话听来,似乎颇有些征询她意见的味道。

    喝了口杯子里的水,时倾抬头,“好啊!”

    微微裂开的嘴角,明媚到有些谎言的笑容,配合窗外那不冷不热的阳光,霍其堔一时竟有些发怔。

    多久了?有多久,没看到她这样笑过了?

    他以为,这样自信又骄傲的笑容,他这辈子都看不到了,却没想到,如今,她又一次朝他露出了这样的笑容。

    在原来愣了半天也没回神,最后,还是旁边的何德说了句,“先生,文件已经整理好了。”

    霍其堔这才如梦初醒。

    他摇摇头,暗自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好笑。

    可过了两秒,他却又抬起头来,略带试探的说了句,“你一个人在这边可能有些无聊,刚好我闲来无事,可以多陪陪你。”

    说实在的,他这话着实有点言不由衷。

    他若真的“闲来无事”,又怎会让人把办公室搬来医院?

    说到底,她还是不相信他罢了。

    但时倾不在意这些细节,虽然男人的话里明显带着试探,但她仍旧一副云淡风轻,不谙世事的样子笑了笑,“好啊!”

    左一句“好啊”,又一句“好啊”,就仿佛,现在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会开心的接受一般。

    按理说,她现在态度变得这么好,霍其堔应该感到开心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不仅不开心,甚至还有些......害怕。

    就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事实上,按照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或者说实力背景,在江城横着走也完全没问题,但就是对于这样一个,曾经被她踩在脚下的女人,他突然觉得害怕。

    大抵是,他最近实在过于劳累了吧?

    霍其堔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时倾没有反对,甚至对他的到来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所以他便也在这里心安理得的住了下来。

    而接下来的是将,就变得很温馨也很美好。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

    早上的时候,他陪她去做康复,做检查,督促她吃药,然后陪她吃完午饭,她开始午休,他就开始工作。

    能做到今天这样的地位,说不忙那是假的。

    只不过,他的时间,都是从空隙里挤出来的罢了。

    时倾并不知道,其实每天晚上霍其堔哄着她睡着了之后,他都还要去另外一个房间,工作到半夜,然后第二天继续早起。

    就这样,日复一日。

    大约过了半个月,时倾的身体终于调养得差不多了。

    霍其堔当然开心,开心之余,第一件事就是让何德将他的东西搬回公司去。

    时倾出院这天,天气很好,早上七点,太阳便从东方缓缓升起,将整个江城照得透亮。

    陆衍早早的就帮她办好了出院手续,所以等霍其堔过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带着她回家了。

    他原本还想着,她在医院住了这么久,吃医院的饭肯定早就腻了,他早早的就叫了厨师去准备她爱吃的菜,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却唯独没算到......

    那个女人的手段。

    霍其堔带着时倾走的是VIP通道。

    可出电梯的时候,他们还是被一群黑压压的人群堵在了电梯里。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同的人,脸上却是同样的表情,“杀人凶手!大家快来看,这个人是个杀人凶手!她叫时倾!”

    各种各样憎恨的目光,仿佛一把刀,狠狠的落在时倾的身上,直将她扎得鲜血淋漓。

    有人将时倾还活着的消息透露出去了。

    而众所周知,四年前,她是被判了死刑的人!

    看着电梯口那黑压压的人群,便是一向镇定的霍其堔都不免慌了神。

    清晰的感觉到身边的人儿已经恐惧害怕得浑身战.栗,霍其堔紧紧护住她的同时,赶紧给陆衍打了个电话,“阿衍,负二楼,马上叫保安过来!”

    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能进到这里,还能不被人察觉。

    但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们都是冲着时倾来的。

    被判处死刑的人突然再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这意味着什么?

    若这事真的被抖落出去,不仅时倾,就连他,陆衍,甚至当初给她做手术的整个医院都会被收到牵连......

    等等,手术......对,整形手术!

    脑子里灵光乍现,霍其堔突然有了办法,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后背突然被一只手推了一把。

    原本被他护在身后的,害怕的瑟瑟发抖的人儿突然站了出来,声音清冷,“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她也想到了。

    事实上,自从她挨了那一枪之后,她就已经不是时倾了。

    最开始,霍其堔给她整了容,把她整成了许可柔的模样,现在,她因为脸毁了,做了容貌修复手术,虽然还是跟以前很像,但不同的地方也有很多。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时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