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假酒日常 > 章二十五

章二十五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一个有着水准之上的专业素养的特工来说,他们对于要害的敏感程度远远高于普通人。

    就连琴酒——他自认自身的冷静克制远超常人——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要害被敌我未明的人所掌控时,他仍旧可以无动于衷。

    一个人即使再怎么伪装,从细节处,仍旧可以看到根深蒂固的种种习性,更何况,莱伊也没有伪装到这种地步。

    比起贝尔摩德这类的变装高手,琴酒在“演戏”方面显然略逊一筹,但哪怕是少年时代,还是黑泽阵的他敏锐性就已远远高于同龄人,更别说已然经历过重重磨炼,打磨出风华的Gin了。

    他隐隐约约觉得莱伊似乎隐瞒了什么,即使他毫无证据。然而比起实实在在的证据,生性多疑却又颇为自傲的琴酒,更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也正是琴酒至始至终都不曾放下过对莱伊怀疑的原因。

    但他又相信,至少莱伊不曾隐瞒的彻底——【诸星大】此人纵然真真假假,但这虚虚实实间,却的确有一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这不仅仅出自他的直觉,更重要的是,黑发青年在日常中的点点滴滴,似乎都在验证他的想法。

    有些真,有些假,但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就像黑发青年骨子里透出的、几乎不逊色于自己的桀骜与自信——这点是做不了假的。

    对于琴酒来说,莱伊是少有的能跟得上他的节奏的人——甚至于,他还是第一个,让琴酒感到契合的人。

    无论是任务中仿佛心有灵犀般的默契,还是平日里眼角眉梢间的冷峻;无论是作战时制定的干脆利落的计划,还是两人对彼此的欣赏和警惕,都令琴酒觉得……莱伊甚至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如果是自己的话,他会做没做呢?

    若果是琴酒自己的话,他绝对、绝对不会放任别人掌控自己的要害——这种将生死交付与他人的举动,太过危险了。

    综上所述,琴酒并不相信他会束手就擒,他在等。

    等着这个男人发难。

    至于莱伊会怎么发难,而他真的发难后,自己又要做些什么……这点,琴酒倒还真是没有考虑过。

    不过……随机应变见招拆招什么的,也不是不行啊。

    这听上去似乎有点鲁莽,完全像是【琴酒】会做出来的事情,但是……他还真没有制定出应对的计划。

    简直有点不可思议——不过,人嘛……总有做出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的时候。

    当然,即便如此,琴酒到底还是一个冷静理智的人。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知道,现在的莱伊不可能轻易同他闹翻。

    毕竟,无论黑发青年到底是什么人,又或者是出于什么目的,如今还没有获得组织高层真正信任的莱伊,与身为黑衣组织高层的琴酒闹翻……怎么看都得不偿失。

    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琴酒设身处地的考虑了一下,下意识了得出了几个推断,然后难得起了好奇心:莱伊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只是出乎意料的,黑发青年什么选择也没有做——字面意义上的,什么也没有做——他甚至连动一动的念头都没有。

    琴酒:…………

    莱伊仅仅是一动不动的维持着现有的姿态,唯有那双明亮锐利的绿色眸子,直直的盯着琴酒的面容,寸步不让。就仿佛,琴酒的指尖触及的,不是性命攸关的颈动脉一样。

    琴酒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陷入了一阵微妙的茫然。

    …………………………………………………………

    景光睁大眼睛死死瞪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神情严肃,仿佛想要从中寻找出能验证哥德巴赫猜想一般的惊天发现。

    几分钟后,茶发青年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无奈的宣布了放弃。

    毕竟,从琴酒挂断自己的电话这一举动分析,至少也可以说明那家伙没出什么意外——起码还能动身边的手机呢。

    当然,你也可以说,也许是别人挂断了景光的来电。但是如果当时操纵手机的并非琴酒本人,而琴酒又出了意外……比如被捕或者暴露什么的……那么……

    琴酒的身份好歹摆在那里,如果他真的被抓,对方又怎么可能放过“给琴酒来电的人”这一送上门来的情报呢?

    当然,最重要的是——

    就算琴酒真的出了什么事,就凭景光和他的物理距离,估计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哪怕他现在就动身飞往日本,等他赶到,指不定黄花菜就凉了呢。

    估计也只能收尸吧……

    做完这一连串清晰明了(却又分外扎心)的推测后,景光姑且放下了手机,等着琴酒主动来联系他。

    这段时间当然不能什么事都不干——景光无力的打开笔记本,颇有些郁闷的哀叹一声:果然还是要自力更生啊……

    当然,虽然说是要自力更生,但景光也没有沦落到孤军奋战的地步。

    他还有一个不离不弃(?)的同伴,安室透。

    相比之凄凄惨惨戚戚,沦落异国他乡有家不能回,还不得不带着一个熊孩子讨生活(……还没到这种地步)的景光,安室透的处境要好太多了。

    于是乎,正当景光苦心孤诣的挣扎在茫茫的资料海洋中时,他忽然收到了一封邮件,一封安室透寄来的邮件。

    忽明忽暗的屏幕发出白光,映照着茶发青年清俊温雅的面容,平白为他增添了几分冷肃的味道。

    望着一连串密密麻麻关于丹尼尔·斯特林和Jensen的资料,数了数这足有七八页的文档,景光的眸色微微一沉。

    尽管对于商业知识了解不过,但这段时间在Jensen的经历,还是令景光在看着这一份资料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安室透给他的资料中,似乎有一些……是属于Jensen的商业机密啊。

    …………………………………………………………

    景光打算睡觉。

    这是个再正常不过的选择,毕竟他不是钢筋铁骨,更不是什么只用加上机油充好电就能持续工作的AI机器人,哪怕是为了避免猝死,他也要保证一定的睡眠时间。

    茶发青年给自己铺好被子,换上更加柔软的棉花枕头,换上一件新买的睡意,打开播放器调出舒缓的助眠音乐(他这段时间失眠),然后轻松地躺在床上,关掉床头灯,闭上眼睛,等待进入黑甜的梦乡……

    “叮咚——叮咚——”

    景光:!!!

    茶发青年愤怒的睁开眼睛,直直朝着床头的声源扑过去,狠狠攥住不断震动的手机,眉眼间写满了不爽。

    然而目光触及手机屏幕上那一串熟悉的数字时,景光起床气已然消散大半。

    他按下了接听键,却没有开口。

    “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他的音色很好听,嗓音却有点冷,让人想起富士山顶积年不化的雪。

    听到熟稔的声音,确认电话那头的人的确是琴酒后,景光才将将松了一口气。

    放松下来的茶发青年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嘟嘟喃喃:“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啊?”

    他的口吻带了点不轻不重的抱怨,却也带着只有同亲近之人说话时才会带上的随意。

    “你还没有睡。”琴酒不紧不慢道。

    “大少爷!”景光不满:“我正准备睡!”

    “你还没有睡。”琴酒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表示自己陈述了一个事实。

    景光:……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脾气也随着这口气一块儿叹出去了。

    “怎么啦?”景光率先起了一个话头,谈起了今天的事:“为什么挂我电话?遇上了什么麻烦吗?”

    “我已经暂时解决了。”并没有否认景光的提到的‘麻烦’,但言辞间,琴酒已经回答了好友口中隐藏的疑问。

    说话间,琴酒顿了顿,接着道:“莱伊可能看到了你的电话号码……灭口有点困难,而且问题的严重程度也不大,所以……”

    “等等!”景光骤然瞪大了眼睛。

    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你等等……”

    景光勉强自己冷静下来,重复了一遍好友话中的关键词:“灭口?”

    “莱伊做了什么?”他茫然的问:“你为什么会想到灭口?”

    琴酒:…………

    他隐约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说起来,莱伊虽然不是ICPO的人,但好歹也算是黑衣组织的敌人吧……有道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还没等琴酒提出疑问,景光便率先开口,苦口婆心:“阿阵,你这样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习惯很不好……你——”

    “你先停下——”电话那头,琴酒冷冽的声音沉沉响起,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把你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刻茫然的景光,依稀从好友的声音中,听出了一股子山雨欲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