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李诚林青旋 > 第11章 安乐死

第11章 安乐死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光站在这里的话,肯定治不好。"李诚说。

    闻言。

    赵振华顿时振奋起来。

    他是个聪明人,自然听出来李诚话的意思。

    无非是,治好他父亲的病没问题,但不想继续受到他人的污蔑和嘲讽。

    而这,也只有赵振华可以做到。

    他连忙将支票塞回李诚手中,诚恳地邀请道:"刚才多有得罪,请小兄弟不要介意,跟我去看父亲吧。"

    "好。"

    李诚要的就是这句话。

    但其他人却不乐意了,再次阻挠起来。

    "大哥,你可不能相信他啊,他……"

    "闭嘴!"

    贵妇人又要劝说,刚开口便被赵振华打断。

    他虎目一瞪,江南首富的气势立刻爆发出来:"这个家我说了算!李兄弟说能治我就相信他,至于诊金不需要你们花费半分,由我一个人出!"

    说完。

    再不理会众人,引着李诚向内屋走去。

    贵妇等人面面相觑,却都不敢再多质疑一句,毕竟赵振华才是一家之主,说话还是挺有威严的。

    其实赵振华也没有百分百的底气。

    但刚刚李诚把支票扔还给他,还转身就走的一幕,却实实在在震撼到他了。

    五十万的跑路费。

    对李诚这样落魄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

    他完全可以直接拿走,当捡了个大便宜。

    但他却没有这样做。

    这种不为横财所动的心性,有内而发的傲气,乃是赵振华平生仅见!

    故而,他选择力排众议。

    在李诚身上赌一把。

    万一……

    万一就真的治好了呢!

    两人进去后。

    贵妇立刻找来赵振华的司机兼管家老刘,又拉上那头发花白的男子,一起询问。

    当了解到李诚的来历后。

    两人都齐齐认为赵振华疯了。

    路边随便拉个人就敢相信,不是疯了是什么?

    而这会儿功夫。

    李诚已经跟着赵振华走向了里屋一个房间。

    在路过走廊的时候。

    李诚忽然嗅到一丝血腥的气味。

    这种味道他曾在南疆大山,一个苗人村落闻到过。

    而那个村庄的苗人,有一门传承了上前的绝技--养蛊!

    "有点儿意思!"

    之前,在车上听赵振华讲述病情时,他便有所猜测,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江南市离南疆数千里。

    却在这里发现了养蛊之术。

    有点意思!

    "李兄弟,我爸就在这里,平时有专人照看。"

    赵振华说着,推开了门。

    忽然!

    一股更加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更加坚定了李诚的判断。

    "爸!"

    赵振华看了一眼房间,忽然惊呼一声。

    连忙疾步蹿了进去。

    原来,老爷子不知何时,竟从病床上滚了下来。

    正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这让赵振华极为恼怒。

    他一边扶起老爷子,一边愤怒大骂:"王妈,你是怎么办事的,让我爸摔到了地上!"

    王妈是个淳朴的保姆。

    听到赵振华的责骂后,急忙跑了进来,吓得浑身发抖:"我……我不知道啊,我出去才几分钟,老爷子刚才还好好躺着的。"

    "还敢狡辩,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赵振华怒不可遏。

    "好了,振华……"

    这时,刚刚被赵振华扶上床的老人说话了。

    他声音十分虚弱,上气不接下气的,似乎在承受着难言的剧痛。

    "王妈也不是有心的,是我想起来坐一会儿,不小心摔下去的,你别责怪她……"

    老爷子艰难地为王妈说着好话。

    这时,李诚才注意到老爷子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全身瘦得像皮包骨,原本不到七十的年纪,看上去却比九十岁的还要老。

    现在的他已经奄奄一息,几乎油尽灯枯,连说话喘气都变成了一件费力的事。

    赵振华闻言。

    心也是软了下来,当即虎目含泪,悲伤地说:"爸,您现在最需要休息,有什么事让下人帮你,千万不可乱动啊!"

    老爷子挤出一个笑容。

    赵振华的孝顺让他十分宽慰,对生死愈发看淡了。

    他轻轻摸了摸赵振华的头,有些不舍地说:"爸对自己很清楚,治不好的病,再休息也没用。"

    "爸!"

    赵振华闻言一惊:"你千万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的!"

    说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其他人也跟了进来,忍不住跪倒在床前,一个个抹起了眼泪。

    "傻孩子,你给爸找了那么多医生,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没用的,让爸安心地走吧!"

    说到这里。

    他艰难地抬手朝门口招了招:"二弟,你找的那个医生来了吗?趁孩子们都在,给我注射安乐针吧!"

    什么!

    赵振华面色大变。

    他猛地回头,正见到刚才那头发花白的男人,带着一个白衣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是的,那男人正是老爷子的二弟。

    "二叔!你怎么跟爸说的,怎么能让他想要安乐……"

    赵振华又气又急。

    他没想到离开没几天,二叔竟然给父亲准备安乐死!

    "振华!咳咳……"

    老爷子剧烈咳嗽了几下。

    吓得赵振华急忙回头,俯下身给老爷子轻拍后背。

    舒缓了一些后。

    老爷子握了握赵振华的手:"安乐死是我的心愿,医生也是我请来的,别怪你二叔。"

    "是啊!"

    那白大褂医生点头道:"赵总,继续治也是徒增痛苦,倒不如让老爷子安心无痛苦地走。"

    其他人也立刻附和。

    "振华,别任性了。"

    "让老爷子少点痛苦吧!"

    "再折腾也是无用……"

    ……

    所谓死者为大。

    赵振华纵然万般的不甘,也不敢违抗老爷子的遗愿。

    终究还是黯然地点了头。

    而此时。

    那贵妇人看向李诚一眼,冷哼了一声。

    仿佛在说,怎么样?还是没让你这个骗子得逞!

    而这时候。

    那白大褂医生,已经准备好了一盒注射针药,走到了老爷子床前。

    无疑,正是安乐针。

    只需一剂,老爷子便会沉沉睡去,然后毫无知觉地死。

    "等等!"

    李诚再也看不下去了。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继续当看客,就太违背本心了。

    他冷冷一笑说:"明明老爷子可以再活二十年的,你们却非要让他安乐死,可真够孝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