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带着城市穿七零 > 回家了(三更合一)

回家了(三更合一)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枫没有猜错,徐莎真的没有计较太多。虽然她从江海市的小药店拿的人参一般都是人工养殖,效果是绝对不如天然人参,但是总比没有强。不过她也没有拿很多出来,这来源不好说,徐莎用四根人参换了二百块钱。是她亏了。可是徐莎倒是没有计较这样的小事儿,如果能有一点用处,那就是好的。当你很缺钱的时候,自己都过的不富裕,自然是这样不会有更多的情怀和热心,因为自己活着就要拼尽全力。但是当这些都是九牛一毛的时候,好像也就不会想那么多了。徐莎他们没有在这边耽搁太久,住院已经那么久,只留古大梅带着妞崽在家,也不知道是不是着急了。他们很快的就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好巧不巧,他们回去这趟车,又遇到了来的时候遇到的列车员,他们倒是给了徐莎不少的方便。倒是徐婆子隐约有几分担心,她说:“我听你爸说,那个姓周的转业想去革委会,你说这会不会给咱们惹来麻烦?”那个姓周的老家虽然不是他们市,但是同一个省,也是紧挨着他们市的。徐婆子倒是担心这人算后账:“这整天搞串联,他要是跟咱们这边的革委会通了气儿,专门来找咱们家麻烦,该咋办?”这个事儿,徐鸿伟已经专程跟徐莎说过了,她心里是放心的,徐莎说:“姥,您不用担心的,转业也没有那么快的,按照我爸他们的说法,他们转业也要到年底的。按理说他是不可能转业到革委会的,肯定是要想办法走门路。年底能搞定已经不错了。而且他在这边这么多年,乍一回去,可不是那么容易融入进去。再加上姜红那个德行,不给他拖后腿就不错了。我看他要彻底的站稳脚跟,没有个一两年是不行的。等他站稳脚跟,又能在咱们这边给他找到当狗腿子的人,怕是还要不少的时间,算来算去,至少也得三年吧?且不说那个时候他还记不记得我们之间的过节,就算是记得。你又怎么知道那个时候他心目中的好地方还好呢?您说对吧?再说,他努力,我爸就不努力吗?就算他想找茬儿,也该晓得我爸不是好惹的。”徐莎的分析头头是道,倒是安慰了徐婆子,她说:“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徐莎含笑:“不是有些道理,是很有道理。”她挽住了徐婆子的胳膊,说:“您放心吧,真的不会有问题的。”徐婆子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虽然刚开始有点担心,但是这么听徐莎这么一分析,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徐婆子:“大山子,你咋不说话?”徐山搓了一把脸,感慨:“出门这么久,我有点想我媳妇儿和闺女了。你看平日里妞崽转来转去也不觉得有啥,但是这突然间好久没看见她,我这还觉得有点想她里里外外的转悠了。”这么一提,徐婆子也想家里的孙女儿了,她说:“这孩子也不知道想没想我们。”徐莎得意洋洋:“我不知道她想没想你们,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是想我了的。”这话是一点也不假的,就算不想她,也想念她的好吃的啊。妞崽等于吃货,这可是没有一点疑问的等式呢。“那她也肯定想我了。”徐婆子很肯定:“我在家的时候,她还能吃到饼干呢。”徐山:“……敢情儿就我最不重要?”徐莎笑嘻嘻:“从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但是你可以安慰自己,说她还是很在乎你这个爸爸的。”徐山:“……”大概是徐山太苦楚的表情,倒是引得几个人都笑了出来。徐婆子笑够了,看向了江枫,说:“这一次出门,也多亏了你。”她住在医院这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吃吃喝喝都是江枫操持的,她可知道,他们家徐莎是不会鼓捣这些的。这个怨不得别人,是他们的错。其实徐莎还是很爱做这些的,但是她一来不舍得让徐莎干活儿;二来也是觉得徐莎做菜放料太多,所以总是拘着她,不让她干,一来二去,时间长了,徐莎自己也就眼里没活儿了。徐婆子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是有事儿的时候看到全要江枫操持,她这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们秋天就要结婚了,等回去了,莎莎多少也学一些简单的菜色。”徐婆子虽然还是习惯叫徐莎“虎妞儿”,但是在徐莎订婚之后倒是叫的少了,他们这边的风俗是,订婚了就算是长大了。而徐婆子觉得,既然长大了,就不好还总是叫小名儿。虎妞儿这个名字太过孩子气。现在她也学着徐鸿伟还有徐山他们那样,叫徐莎“莎莎”,倒也是很习惯的。“莎莎跟我学,我来教你。”徐婆子拍板。不过,江枫倒是摇头,他说:“我觉得不用的。”他十分淡定,说:“其实也不用家里两个人都会做饭做菜,我还蛮喜欢的,而且很高兴别人因为我的手艺好而吃的高兴。这些事儿我来干就行的。”徐莎点头:“对啊,我觉得江枫就很厉害。”徐婆子:“……”这是江枫会不会做饭与厉不厉害的事儿吗?江枫继续说:“你看徐莎的手多细腻,要是整天沾染油盐酱醋的,手要粗糙了的。”徐婆子:“……”江枫还在说:“人不用十全十美,徐莎已经很好了,不用在学做饭。”徐婆子:“…………”她原来以为,徐莎眼里没活儿是她宠出来的,现在怎么觉得,这个军功章也有江枫的一半儿呢。瞅瞅他说的这个话!啧!徐婆子看向徐莎:“你自己要学吗?”徐莎十分诚恳:“不乐意。”这徐婆子还没说话,江枫立刻就说:“那不用学了,这些小事儿根本不重要。谁做不是一样的?再说我本来就比你做得好。”徐婆子:“……”她觉得,自己真是有点看不懂江枫这个人。这个人做人做事儿,未免太太不走寻常路了吧?人家别人家的老爷们可不是这样。村里好多大男人还说男人不能进厨房呢!这是娘们的活儿。但是江枫倒是做的还挺欢乐的。而且,更主要的是,他觉得不是做女人就一定要会做饭。徐婆子:真是一个令人迷惑的男孩子。不过,徐婆子也没得非要让自家的小丫头去人家家里干活儿的道理,她说:“行吧。既然你们都觉得可以。那就不学了。以后江枫要是不在家,莎莎你就来这边吃饭,姥给你做。”徐山赶紧的:“我媳妇儿也可以的,我媳妇儿肯定很爱给徐莎做饭。”徐婆子觉得今天无语的次数好多啊,她翻白眼,直白的说:“古大梅那是晓得徐莎根本不会让她白忙活。”徐山也不反驳,嘿嘿的笑,说:“这也没什么不好啊,就算莎莎结了婚,以后不想干的活儿,你都找你舅妈!你舅妈肯定没问题。”徐莎开心:“好!”她其实还惆怅呢,如果以后结婚了,是不是就没人给她洗衣服和收拾家了。现在既然舅舅同意,徐莎就觉得,这样最好不过了。她现在真是很羡慕改革开放,有时候,家政阿姨和舒适便携的电器,真是让人解放双手的快乐源泉。虽然徐莎他们家不富贵,但是中等家庭,也不是那种穷的揭不开锅,别看他们家住民房,别看就她和她姥,可他们还用扫地机器人和吸尘器呢。那可方便了。徐莎笑嘻嘻:“舅舅,如果舅妈愿意,到时候让她过来帮我们家干活儿啊,我绝对不让她白干。”徐山点头,乐呵呵:“你舅妈能乐得蹦起来,她多小抠儿多爱钱,你是晓得的。”只要涉及钱,古大梅就能迸发出超乎寻常人的彪悍与热情。这几年,她靠着帮徐莎干活儿,可真是没少攒好东西。去年秋天古大梅的二妹出嫁,她这当姐姐的可是送了一条大红围巾呢!这可镇住了不少人。就这一条围巾,都搞得婆家完全不敢小看了。古二梅自己也没想到她那么抠门的姐姐竟然舍得送她这么贵的东西,激动的好几宿没睡,开春还往他们家送了一次野兔呢。徐山想到这些,说:“俺们这几年,真是没少攒。”徐莎看着舅舅得意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那舅舅你们攒了多少私房钱啊?”徐山默默的看向了徐婆子,徐婆子翻白眼:“你当我想知道啊!我才不管你们那些破事儿。”徐山嘿嘿挠头,说:“大梅不许我往外说……”还没等别人说啥,他又说:“不过你们可不是外人,我可不会瞒你们。俺们攒了一百一了!”说起这个,他格外的骄傲!村里哪个还没分家的小家庭,能攒一百一啊!这多亏了他媳妇儿节省,徐莎贴补,加上他娘不抠。“差不多,我估计你们也就一百左右。”徐婆子虽然并不完全掌握着儿子小家的私房钱,将钱都攥在手里。但是对这些多少也是有点数儿的,肯定不会做到真的完全放手。心里还是有底儿的。徐山嘿嘿笑,带着几分小得意,不过很快的又凑到徐婆子身边,低声说:“娘,您攒的多吧?”别看他家现在吃得好用得好,不管什么都是村里的独一份儿,但是徐山心里可是明镜儿的,家里的这些东西,都是徐莎意粱乩吹摹k淙恍焐不交生活费,但是她这可比交生活费花的多多了。徐莎置办家里的东西,他娘的钱就省下来了,这些年,家里也没啥事儿,他娘好像根本没啥花钱的地方,那可不,都攒起来了?徐婆子瞪他,骂道:“你这还把心思打到我的钱上了?你个混小子!”徐山赶紧缩脖子,不敢继续说了,其实他在外面也不是这么怂的,但是对上他娘,这胆子就小的像针鼻儿了。不过就这,还嘴欠儿的嘀咕:“您肯定至少有四百的。”徐婆子毫不犹豫就动手,使劲儿拍他的后背,说:“要你管要你管,你还管上老娘的事儿了,这给你能的!”徐山:“娘,我可是您亲儿子啊,您可悠着点啊。”徐婆子冷哼:“我看你就是挨揍不够的。”徐婆子打过了徐山,看着窗外,问:“是不是快到了?”徐莎:“我也不知道啊。”现在不像是后世,还有个建筑物做参照,窗外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地或者山林,哪里看得出是哪里。倒是江枫说:“咱们快了,还有半天吧。”徐婆子:“这总算是要回家了。”越是快到家,这回家的心越是急切啊。可是越是这样,反倒越是急切了,江枫看出徐大娘着急了,索性找了话茬儿,说:“姥,这次去部队,我跟徐叔叔商量过了,我和徐莎结婚,总归是不能住在卫生所的,这就不像话了,大队的人同意,我自己都说不过去。不过小林州兄妹还小,我既然答应把房子借给他们,就就没想把他们赶出来。所以我们商量着,在老徐家旁边儿起一个房子。”徐婆子点头,这话她听徐鸿伟说过的,心里也是赞成这样做的。“这个倒是行的,老徐家左右都没有人家,正好可以接着盖。”她问:“那你打算盖多少?”江枫:“先盖一间,等个两三年再增加。”他解释说:“我手里的钱现在应该是够盖三间房的,但是我不想一下子盖三间房,这就太招摇了。而且过两三年,我们再加就是了。您觉得呢?”徐婆子现在看江枫,真是怎么看怎么满意,这样的外孙女婿,真是再好不过了,她点头赞成道:“你这个想法很对,你平日就是一个人,吃穿用度也不差,大家自然想得到你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但是你现在突然又拿出一大笔钱盖房子,难保不会有人多想。不管是他们觉得你投机倒把还是觉得你吃软饭,对你都不是很好。”江枫含笑:“我倒是不在意吃软饭,但是投机倒把这种事儿,总归还是不牵扯的好。”徐婆子点头:“是这么个道理。”“可能还少不得要麻烦小舅舅。”江枫含笑喊着徐山,徐山赶紧:“有事儿你说话,什么麻不麻烦的。”江枫:“我有两件事儿要麻烦舅舅,第一件事儿是但凡村里有人提及我的房子,我还是希望,舅舅能引导一下,让他们觉得我吃软饭。”徐山:“啥玩意儿?”还有这样的事儿?咋还有往自己身上揽屎盆子的?江枫一副无辜脸:“既然是自己住,我就想搞的好一点,住的舒服一点,到时候少不得要添置一些东西,自然还是有个理由更好的。至于吃软饭那些话,我一点也不介意的。他们是自己没得吃才嫉妒我。”徐山:“……………………”他觉得自己脸皮都够厚的了,但是现在才看出来,江枫才是一个神人啊。徐山:“那,还有另外一件事儿呢?”江枫:“我想劳烦您请小舅妈娘家的人也来帮忙,我这工期挺赶的,咱们村里人还要下地,我怕一拖二拖的时间拉得太长,人多干的也快。你放心,肯定是不能白帮他们干活儿的。”徐山拍着胸脯保证:“这个没问题,什么白干不白干的,能管饭他们肯定就愿意。”江枫笑了,说:“那就成。”徐莎靠在一旁感慨:“我这就要结婚了呀。”江枫:“你还挺着急?”徐莎的枕头直接就砸过去了,江枫立刻借住,笑着说:“你是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吗?”徐莎气哄哄:“你真的好烦啊!我才没!”江枫挑眉。徐莎叉腰:“我本来就没。”她作势就要起来打人,徐婆子失笑,说:“好了你可别闹。”徐莎撒娇:“姥,你看他欺负我。”她娇俏的说:“不教训他,他还以为我好欺负呢。”江枫笑的越发的厉害,徐莎:“你烦人啊。”徐山眼看着他们闹起来,深深觉得跟徐莎比起来,他媳妇儿还真算是温柔的了,果然,人不可貌相。真是,不可啊!他们插科打诨这么一闹,倒是很快的就到了站,徐山左右张望,小声说:“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胡杏花。”徐莎:“怎么的,你还挺想她?”徐山缩缩肩膀:“那自然不可能,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小舅妈能打死我的。我这不是好奇吗?”徐莎点头,说:“其实我也有点好奇,我一直以为,她应该过得可以的。”胡杏花肯定会给自己选一个将来有出息的男人,所以徐莎觉得她应该过得不错的,可是现在……看起来可真没觉得是过得十分好。徐莎啧啧了一声,也跟着徐山到处张望,这两个人啊,真是不愧是甥舅,还挺像的。只不过,他们望了一圈,倒是没有找到人。江枫:“咱们走吧,我看这时间,咱们去国营饭店吃个午饭在往回走。”徐婆子:“这都到家门口了,去国营饭店干啥?”徐莎立刻叽咕咕:“我们回家得两三个小时啊,姥,现在都快十二点了,饿了饿了。”徐婆子哪里受得住徐莎撒娇,说:“好好好,吃吧,走!”徐山:“哦也!”他默默的给徐莎竖了一个大拇指,徐莎得意的翘了翘下巴。要说起来,徐莎真是要感慨一声自己和女主的缘分了,他们这刚到国营饭店坐下没一会儿,竟然碰到了胡杏花。胡杏花带了饭盒过来买东西,一看到的老徐家一行人,她也惊讶的睁大了眼,不过很快的就想到自己一身狼狈。又有些懊恼自己出门怎么就不好好打扮打扮,这样倒是平白的落了下成。胡杏花今天穿的比那天在火车站好了不少,可也仍旧是一身带着补丁的破衣服,穿了五六天了,已经脏且皱。她的头发胡乱的绑了一下,脸色发黑,憔悴的说是二十五六,也是有人信的。再看徐莎,虽然几年没见,但是她还是水灵灵的,一身鹅黄色的的确良衬衫,短发毛茸茸的带着俏,再看一张脸,更是唇红齿白。这真是看得胡杏花心里恨得不要不要的,嫉妒的更是不要不要的。想当年,她自认为不比徐莎差,但是现在却天壤之别。她不如以前了,可是徐莎却比以前好看多了。徐莎似乎是长开了,而且真是现在比较流行的长相,鹅蛋儿脸,大眼睛,唇色都粉嘟嘟的,虽然人不胖还是很苗条,但是脸蛋儿又满满的胶原蛋白既视感。胡杏花记得,自己重生之前,他们的老板娘就常说那些新来的姑娘满满的胶原蛋白,胡杏花原本都不记得这个词儿了,但是乍一看到徐莎,就一下子想到了。徐莎真的很出色了。她心里嫉妒的抓心挠肝,再看向一旁的江枫,时光好像根本就没再江枫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他还是跟两年前一个样儿。“你要什么啊,不买东西就别站在这儿。”服务员看胡杏花半天没反应,横了她一眼,说:“你咋回事儿?”胡杏花一看她这么嚣张,立刻就不满意了,她立刻叫:“你什么态度,你们领导呢?让你在这儿工作是为人民服务,你倒是把自己当大爷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哎你这同志,是你站在这儿不买东西又不说话,现在还怪我态度不好?”“你态度好?你态度好是这样的?你回家这样跟你爸妈说话,你看你爸妈扇不扇你大嘴巴!我告诉你,你再不好好的做好服务员,我就找领导投诉你!让你回家!”“你!”服务员使劲儿跺脚,她一贯高高在上惯了,没想到还遇到硬茬儿了。“你个穷逼,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你找领导?领导听你的吗?真是好笑。”“他不为人民服务还要保你?你俩啥关系?”胡杏花可很不客气了。“你这贱人,我撕烂你的嘴!”“被我说中就打人?”两个人竟然就这么撕把了起来,徐莎一桌子看的目瞪口呆,虽然他们一早就知道胡杏花比较彪悍,在村里也见识了不少。但是这两年多都过去了,他们早就忘得没影儿了。这一看,熟悉的味道又回来了。“你们干什么……”厨师啊,帮厨啊,还有好心的客人都凑上去拉架。也不知道这两个女同志是哪一个,不小心撞向了隔壁的饭桌,桌上的一盘红烧肉呱唧一下摔倒了地上,那一桌的女人发出惨烈的叫声:“啊!!!你们赔我肉!”很快的,也加入这两人的混战之中,变成了三方混战。徐山一看,麻溜儿的从袋子里掏出饭盒,默默的把桌上没吃完的东西装回了饭盒,说:“咱们还是早点走吧。”看热闹虽然很重要,但是可不能浪费这好东西啊。他看着地上的红烧肉,可惜的直咂舌,这要是让他媳妇儿看见,保不齐就能去捡。不过就看打架这几个你一脚我一脚,徐山又摇头,觉得他媳妇儿虽然抠门但是也不至于这样不管不顾。他说:“咱们走?”徐婆子点头,赞成的很。徐莎看热闹还没看尽兴呢,但是眼看她姥和舅舅都有走的意思,自然也不坚持,说:“那咱们走把。”她边走还边回头,感慨的说:“他们可真能打。不过他们没打在正地方,打架第一要素就是薅头发啊。”江枫含笑:“你真厉害。”徐婆子:“……”徐山:“……”你俩可真行,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几个人一起往车站走,他们不坐车是不行的,行李太多了。“二奶奶!”突然间,一声叫声响起,徐莎他们一回头,就看到徐立,徐立兴奋的摆手,说:“我,我在这儿呢。”他激动的不行:“我来机械厂送货,我还琢磨呢,能不能遇见你们,没想到真的遇见了,这真是太好了。”他觉得兴奋,更兴奋的是徐山他们啊,几个人一起上了牛车,牛三叔看着徐婆子他们,惊讶的很咧:“老徐大妹子,你这气色可真好啊。”以前送货都是徐立和徐莎一起,但凡徐莎出了门,都是徐立跟牛三叔一起来往县里。虽然的牛三叔不是大队部的人,但是却养着大队的牛。他跟徐立跑了几次也习惯了。这次能遇到徐婆子他们回来,也同样挺高兴,不过更惊讶的是,徐婆子竟然变得十分不同了。这人不仅气色好了,整个人好像还年轻了好些岁。其实只是进补半个月,怎么可能年轻好多岁,不过是因为徐婆子气色好了同时出门在外又收拾的整齐罢了。平日里在乡下干活儿,那自然不会收拾的。这一看,差别不就很大?徐婆子也笑了,说:“我这当然好啊,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天天补着,哪里能不好?”她指指徐山,说:“我补着身子,他捡着漏儿,都跟着胖了。”这话不假,徐山出门二十多天,竟然怕了十二三斤,平均下来几乎一天就胖半斤了,着实夸张。“住院?大妹子,你咋了?是出什么事儿了?”牛三叔赶紧追问起来,一旁的徐立也很担心的看着徐婆子。徐婆子作势叹息一声,说:“还能咋的?就鸿伟他们家属院儿有个熊孩子,那孩子也不好好教,看谁家有好吃的就上来抢,我们这不是第一天去吗?鸿伟买了肉,他就上门了,不给就推我。”“什么!怎么还有这种熊崽子!”“这家大人是干什么的!”“我其实没啥事儿就是摔倒昏了过去,但是这人岁数大了啊,就是禁不住,上医院一检查,我竟然还有不少毛病。这不就住了半个月。”徐婆子继续说:“你看着我,现在可是神清气爽。”饶是坐了很久的火车,人也不沧桑的。牛三叔叹息:“这去医院,人总是遭罪的,人遭罪,钱也遭罪。”徐婆子:“钱?我没花钱啊!哦,我这次住院,是推我那个娃他们家承担的医药费。”“啊?”不过很快的,牛三叔和徐立都点头,说:“该是这样的。”徐婆子:“咱们乡下人原来不懂啊,就觉得小孩子都小,哪里懂事儿?推了可能也就那样,以后好好教就是了,这多少亏都自己承受了。其实可不是,这孩子闯了祸,家里是要承担责任的。不管那家愿不愿意,部队领导就给我们做主了。我听说,就算是在地方上也是一样,这孩子闯祸,都是可以找家长赔偿的。不然就可以找公安。”“啥?还能找公安?”徐婆子一本正经:“那是当然啊,你们晓得他们家赔了多少钱吗?”牛三叔和徐立摇头。徐婆子:“一共四百块。”“什么!!!”牛三叔差点从牛车上给自己甩出去,徐立也瘫坐在那里,张大了嘴,下巴差点脱臼。“多,多少??”徐婆子:“不过这钱没给我,都交给医院了,我在医院看病就花了三百三呢,还有七十块钱是营养费。要不是这七十块钱的营养费,我能气色这么好?我每天可是鸡汤鱼汤补着呢。就那鸡汤里面,还有人参切得片呢。”牛三叔:“……这医院,也太贵了啊。”三百三啊,他这一辈子,手里还没有过三百三呢。徐婆子摇头,正色说:“其实医院不贵的,这就是正常的价钱,要是头疼脑热,其实几毛钱、快把儿的就够。但是我这不一样,我当时撞到了头。您也该晓得,这涉及到脑袋的事儿了,那肯定就贵。加上我这岁数大了,原本不觉得,稍微一摔,那肯定全身的毛病都找上来了。既然全都反映出来。人家大夫就给治病啊!毛病多了,花钱自然就多。要真是个年轻人撞一下去医院恐怕也不会话多少钱。谁让咱们岁数大了,身体禁不住呢。”牛三叔点头:“是这么个道理。”虽然懂的是这么个道理,牛三叔还是咋舌:“这孩子,可得管住了。”徐婆子:“可不是啊,你当只是赔偿四百块钱的事儿,人家部队管的严格啊。就那个小崽子他爹,都要面临转业了。这真是一个娃坑全家了。”牛三叔:“我的天啊。”徐婆子意味深长:“所以这孩子啊,可得好好的教,不是说你家惯着,别人也都给你惯着。只要惹了麻烦,就擎等着赔钱吧。我这就够不错了,这要是个身体更不好的,怕是的七八百都得花,那样一个家还不倒了?”“对对对。”“那如果就是没钱赔呢?”徐立好奇的问了一嘴。徐婆子理直气壮:“那肯定是去蹲笆篱子啊!就看舍不舍的了。那蹲了笆篱子的,以后还有啥将来不?”不管是牛三叔还是徐立,都震惊的使劲儿摇头。他们这一路走一路说,倒是也很快的回了村,他们回村是半下午,地里不少人,乍一看到他们人回来,都激动的凑上来。“老徐大妹子你回来啦?”“哎呦,老姐妹,你这气色也太好了吧?”“对啊对啊,你这长肉了啊,我天,你家大山子也胖了不少啊!”“这部队伙食这么好啊?”“那边儿咋样啊,你家鸿伟小子怎么样了啊?”“你们咋走了这么多天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刷的一下子就把人围上来了。“奶,奶奶奶!爹,表姐!!!”五岁半的妞崽跑的像是一阵风,嗖嗖嗖的就窜过来,使劲儿往人群里挤:“是我,我是妞崽呀!”徐莎最喜欢小表妹了,立刻挤出来,将小胖丫拎起来,小姑娘其实不是现代那种胖孩子,但是跟村里其他的小姑娘比起来,却肉呼呼了不少。不少人提起她,都会说老徐家小胖丫。徐莎:“哎呦,你咋轻了点?”妞崽搂住徐莎的脖子,吧嗒一下,就亲在了徐莎的脸上,大声宣布:“我最想表姐了。”徐莎:“真的吗?你看着你奶再说一次。”妞崽笑嘻嘻:“最喜欢表姐。”徐婆子也笑:“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可是想你了,你竟然还不是最想我。”妞崽赶紧大声说:“我也最想奶,也最想表姐。”徐山幽幽:“我呢?”妞崽:“也最想爸爸,也想表姐夫。”她是一个一碗水端平的高级端水大师。“汪汪汪,汪汪汪!”正说着话,两只狗狗也争先恐后的跑过来,绕着徐莎撒欢,徐莎:“哎呦……小老虎小狮子,我想你们啦。”现场真是热闹的紧。到底还是古大梅赶到,大叫一声,把他们“解救”出来,一大家子才回了家,她叉腰:“散了散了,有啥明天说,这做了好几天火车,人肯定累坏了,回家洗一洗歇一歇。大家都散了。”古大梅这人凶名在外,竟然还真是没人在跟上了。大家眼看老徐家拿了好几大包东西回去,好奇的抓耳挠腮啊。虽然徐家人走了,但是他们都是拉着牛三叔问了起来,牛三叔都没关注这个,自然是不晓得,不过他倒是说:“这老徐大妹子出门,也是遭了罪的。”“什么?你说说!”大家一听,立刻好奇起来。不过半天儿的功夫,整个上前进大队都晓得了老徐婆子住院的事儿。别的不说,反正自家有娃儿的,回家可是要好好的教育了一番。咱家孩子不吃亏,但是出门可不能太跋扈啊,他们家可没有四百块钱往外赔。再想想遇见身体不好的怕是更多,那就更吓人了啊。而此时,徐莎他们一行人回了家,倒是也说起这一段日子的经历。徐莎倒是有点好奇:“姥。你为啥要跟牛三叔他们说这个啊?”别看牛三叔是个老头儿,但是这还是个挺八卦的老头儿。他晓得了,那肯定很快的村里人都晓得了。徐婆子:“我故意说的,不然咱们一个个都养的红光满面的回来,人家就不好奇?再一个,自从你给村里女同志找了活儿,很多人家收入比以前强了,家里条件好了,有些当家的就开始飘了,虽说我倒是没见过谁家对闺女溺爱,但是对小子溺爱的可不少。都觉得淘小子聪明,其实放屁一样。淘小子就是惹事儿,聪明可没见着。我把这个说起来也给大家提个醒儿,心里有点数儿。虽说不是咱家孩子,但是都在一个村子里,一个个都跋扈长大,可不是好事儿。”徐莎竖起大拇指,感慨:“姥,还是您有成算。”徐婆子:“再说了,你看,这还有谁关心咱们家拿了什么回来?肯定都议论我住院这事儿呢。”古大梅听了个大概,感慨:“这熊崽子就是嚯嚯全家啊。”徐莎摇头:“我倒是觉得,孩子不好,也是家长的错。小孩子一小的时候懂什么?还不是家长溺爱才变成这样的?所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活该了。”其他人点头。妞崽盘腿儿坐在一旁,手里啃着一个桃子,安静的听他们说话,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口:“我最听话。”徐莎噗嗤一声笑出来,说:“给你点吃的,你就乖了。”妞崽撒娇的摇晃两只手,说:“能吃是福。”徐莎捏捏她的小脸蛋儿,说:“小馋猫。”小馋猫立刻顺杆儿爬:“喵!”在地上欢天喜地转圈圈的小老虎和小狮子停了一下,冲着妞崽叫:“汪!”徐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