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20 章 找到法子

第 20 章 找到法子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0章找到法子

    人在疼痛的时候,或者遇到事,难以忍受之际,是会流泪的。

    从她的泪水可以看出,她并不喜欢眼下的生活。

    灵媒对她来说,是枷锁、折磨、绝望,不是享受。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多想告诉她,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来帮她解决。

    可身在此处,我能帮什么忙。

    我什么都帮不了。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方有容是我有好感的女孩,可我却帮不上她。

    我只能扶着她,不让她倒在地上。

    她开口说:“我没事,早就习惯了。前面就是你今晚的房间。”她用灰衣袖子,擦拭嘴角的鲜血,右手将我推开,自己扶着墙往前走。

    我苦笑,说:“过段时间,过段时间,会有解决办法。”

    她表情有些僵硬,几秒钟后,冲我笑了笑。

    “老姑去帮龙叔,孟三爷今晚会没事的。你安心睡觉。”她眼角有泪痕,“刚才那一幕,不要让老姑知道。有些话,这里不能说。老姑不在这,不代表她不能听到。”

    言外之意,极有可能是指金蚕。

    我心中一惊,方有容如此谨慎,想来这只老灵,在她的心中留下了可怕的阴影。

    “多谢你了。”我说。

    “孟三爷是我大恩人,这些是我应该做的。”她说完话,便转身离开。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便看着她走去。

    屋内干净,准备了水盆,水盆有水,还有干净的白毛巾。

    我仔细清洗之后,又查看了右手黑线,发现并没有往上蔓延,也没有疼痛感。

    可能是我体内的道力,压制它的侵蚀。

    我躺下来之后,只感觉四周寂静。

    可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却历历在目。

    寂静幽深的大屋,美若天仙的少女,强大恐怖的老灵,以及神秘未知的金蚕。

    诸多因素交织在一起,让我难以入睡。

    再加上白天在庙宇睡过,这会完全没有睡意。

    我索性盘腿而坐,精心思索,开始回忆《蛊》字篇的内容。我知道小叔不会有性命之虞,心绪也没有那么乱了,脑海一片澄明,渐渐地想起了不少。

    “有了!”我猛地睁开眼睛,对付螳螂蛊,是有办法与诀窍的。

    世间万物,从来相生相克,蛊也不例外。

    蛊是用巫蛊之术,于每年端午五月初五,采毒虫炼制,置于一个特质的器皿之中。虫类没有食物,相互厮杀,终剩下一条无实体的虫子,便是蛊。

    那么,欲解各种蛊毒,一来驱散它的怨气,二来用药材解毒。

    对付蛊虫本身,则要找到,克制它的东西。

    螳螂蛊,需要一种草药。用这种草药,能击退螳螂蛊。

    而且,用符纸也有一定的效果。

    找到办法后,我欣喜不已,恨不得马上把消息,告诉小叔。

    到了后半夜,窗户轻微地扇动。

    龙老姑回来了。

    我当即警觉过来,连忙躺着,假意睡了过去。大概过了几息,我便感觉到老灵,进入房间。

    “不用装了,你没有睡!”老灵的声音响起。

    我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说话。

    “方家丫头,没有你想象中纯洁,你情窦未开,受她蛊惑了!”

    “不要耍滑头,乖乖地住一年。你那些画符驱鬼,结印镇邪,在我眼中,还太嫩了。”老灵的声音越来越近。

    我能感觉,她就在我耳边。

    我只要转过身,睁开眼睛,或许就能看到她。

    但我没有这样做,看到她的样子,对我没有什么好处。

    我此刻不能动手。

    “还要跟我装!那我就站在你身边,看着你入睡。”她又说。

    我没有办法,先是往侧面翻去,离她远一点之后,这才坐在床上,目光看着床面,没有与她对视。

    “龙老前辈,咱们还要处一年。您总不能,第一个晚上,就把我吓死在这里。”我说。

    “抬头!”老灵喝了一声。

    我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刚一抬起来,一张枯树皮般发绿的脸,就在我眼前十厘米的位置。

    “**!”

    我惊呼一声,朝后面退去,后背重重地撞在墙上。

    发绿的脸颊。

    煞气的强弱,按颜**分,绿色是最强的几种之一!

    我差点惊厥晕死过去,十个女灵,十个红衣女鬼,也不是她的对手。

    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就像吐着信子的毒蛇。

    她极其鄙夷地看着我。

    “右手伸出来!”她以命令的口吻说。

    我只能照做。

    她笑着说:“你和孟浮生,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可你的胆子,比他小多了。”

    我擦拭额头汗水:“龙老前辈......你要干嘛......”

    她右手挥动,有一股寒冷的阴气缠绕,在我右手手臂,灼烧的感觉传来,大概过了几分钟。

    我右手那道明显的黑线,竟然完全消失了。

    我刚准备说话,老灵龙老姑忽然不见了。

    看来,她处理完小叔那边的事情后,又赶来找我,不是吓唬我,而是替我驱散沾上的一丝螳螂蛊的邪气。

    老灵走后,我彻底睡不着了,我一闭上眼睛,就是龙老姑那张,幽绿的脸颊,毒蛇的双眼。

    可外面有没有天亮,只能干坐着。

    终于,我熬到了天亮。

    方有容很早起床,屋内又飘起了香味。

    我起床后。

    方有容便端来,煮熟的鸡蛋面,香味扑鼻。

    “太好了,你手上黑气消掉了。”方有容高兴地说。

    我顾不上形象,咕嘟咕嘟连吃两大碗,方才应道:“是老姑给我解的。”

    方有容咬咬嘴唇,没有说什么,自己也开始吃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在县城的时候。

    “有朱砂、雄黄,黄纸吗?”我问。

    方有容眼珠瞪大,惊诧地问:“你要干什么?”

    她是担心我,是对付老灵。

    我忙解释:“那螳螂蛊,可能就在寨子外面。我需要画符,对付它。”

    方有容松了一口气:“那你去找龙叔,他有。”

    很快,我与方有容便去见胖子龙动。

    小叔身上的黑线消失,看来蛊毒解了,只是消耗太大,折磨这么多天,要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龙大叔,我需要朱砂,雄黄,还有符纸!以及九节花!”我说。

    胖子扭头看着我,惊诧地问:“你怎么知道九节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