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19 章 一年时间

第 19 章 一年时间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9章一年时间

    所谓灵媒,从字面意思理解,就是灵物(煞灵、鬼灵等)的媒介。多数人,是没有办法看到灵物,而灵物要普通人传达意思,则需要一个灵媒。

    反过来,有人要利用灵物一类,也会把自己变成一个灵媒。

    灵物对待自己的灵媒,是不会伤及她的性命。这与马亦菲遇到的女灵,是截然不同的。

    不过,方有容显然属于前者,那个“老姑”找到了她。

    可真是件怪事,为什么方有容,会成为老姑的灵媒。

    这当中,肯定有什么隐秘。

    今天下午,五毒庙前,那个男子并不是畏惧方有容,而是畏惧落在她身上的老姑。

    龙动当即跪在地上,把小叔放在一边,咚咚地磕头:“老姑,多多原谅,多多包涵。”

    这时,小叔也醒了过来,环视四周,笑道:“龙姑婆!咱们又见面。不过,我孟擒虎是风水师,还是不会给你磕头的。”

    方有容没有说话,血红双眼移动,朝我这边看来。

    双眼像血海一般,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

    我感到一股强劲的压力,但小叔的话影响了我。

    他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是我孟家的男郎,我也是!

    我是阳间的风水相师,岂能给阴间的东西磕头!

    “孟无,她与你爷爷同辈,算起来是你长辈。你给她磕头,没啥大不了的。”小叔开口说。

    “咯咯!”方有容喉咙像是在变音,随即变成另外一个声音,“小子,给我磕头,不丢你面子。”

    龙老姑说话了,胖子面前,汗水快速滴落,已经湿了一块。

    我与小叔对视一眼,只能单膝跪下。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来。”我开门见山。

    “孟家人,连求人都这么硬气?”龙老姑说。

    “龙姑婆,秦六爷找人放出来的蛊,你若是没办法解决。我们叔侄二人现在就走,何必在这浪费时间。”小叔说。

    “放屁!”龙老姑说,“我告诉你,少来激我。你让螳螂追了一路,出了寨子,马上变成一滩血水。”

    小叔笑着说:“家父生前说过,见到龙老姑,少耍花花肠子,看来对了。我们二人,的确是走到绝路。”

    龙老姑咯咯笑了一声:“我可以救你,这个娃娃,在我这里,住上一年。若不是看在孟浮生面上,我会开口三年。”

    这就是条件啊。

    我松了一口气,凤县我住了三年,在凤县下面苗寨住上一年,并不算什么苛刻的条件。

    我看了一眼小叔,他的表情复杂,并没有马上说话。

    “一年时间很快,小叔,我们答应吧。”我忙道。

    “老姑,你没有什么阴谋?”小叔问。

    “我救你命,你们总要付出点代价。再过一会儿,等到子时来了。你最后时刻到了。”龙老姑说。

    我没等小叔表态,大声喊道:“可以!我在白茶峒,住上一年。”

    胖子龙动,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我握住小叔的手,说:“我在凤县呆了三年,在苗寨住上一年,是可以接受。”

    小叔双眼红得发黑,沉默一会:“好吧。”

    我不由一喜,忙说:“老前辈,请你救我小叔。我年满十八,可以做主了。”

    这时,龙老姑看向胖子,说:“你解毒,我来对付螳螂蛊的怨念。”

    说完这话,只见方有容将桃木梳,取了下来,在昏暗的油灯下,脸色看起来,毫无血色。

    灵体落在人身上,是会消耗人的精力。

    方有容也不例外。

    “龙叔,老姑走了。”方有容张口说话,又恢复了原有的口吻。

    胖子松了一口气,说:“以后还是少请老姑!我快窒息了。”

    屋内的空气为之一变,我整个人也感觉到轻松不少。

    小叔笑着说:“胖子!如果你怕老姑婆,等我恢复了,用点阵法,抓住它,你就可以了。”

    胖子瞪了一眼小叔,喝道:“你想都不要想。老姑最厉害的手段......你根本无法撼动。”

    “是金蚕吗......”小叔说。

    胖子忙上前,捂住小叔的嘴,眼珠子惶恐地转动,对着四周恭敬地说:“老姑!小孟在说笑的。”

    “金蚕”二字,还是钻入我的脑海中。

    爷爷书中提过,蛊中王者,以金蚕为强,实乃天下无双的虫子,养了十年的金蚕可通人性,杀伐残暴,就算是厉鬼,也不敢在金蚕面前嚣张。

    看来,龙老姑除了灵力强大之外,似乎还有金蚕这一杀手锏。

    方有容缓缓站起来,看着我,郑重地说:“答应老姑的条件,无论如何......也要遵守。否则,你会死得很难堪。”

    这话听起来,冷冰冰的。

    我点头应道:“我知道。”

    胖子龙动把小叔背起来,准备回去。我也准备跟上。

    方有容喊道:“你留在这里,解蛊乃是不传之秘,你跟过去,是要偷学吗?”

    偷学!

    我才不稀罕。

    但要,留在这大屋过夜,与那个老灵在一起,不由地后脊骨发凉。

    我看了一眼小叔。

    小叔说:“孟无,就是用煮过鸡蛋,在我手臂上滚动,没啥好看。你就安心留在这里过夜。”

    听到这话,我只能目送小叔离开。

    “要想躲过这一难!还要将追上来的螳螂蛊,杀死!”方有容说,“要不然,它还会咬你们的。”

    我连忙问:“你有办法吗?”

    方有容摇摇头:“老姑有办法,可是每隔十天,我才能梳一次头。要不然,我受不了它的伤害的。”

    言下之意,便是要等十天,才能再请龙老姑。

    我咬咬嘴唇,说:“我小叔能过,今日这一关。后面就轻松一些。”

    方有容道:“我带你去房间休息,晚上不要乱走。”

    她走在最前面,从客厅旁边侧门进入,迈过一道木门槛,忽然身体一歪,朝前面栽去。

    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右手触碰到她肌肤的瞬间,一股刺骨的寒意传了过来。

    她比我想象之中还要虚弱。看来,龙老姑这只老灵上身,虽然不致命,所造成的伤害,也非常恐怖。

    咳咳!

    她剧烈地咳嗽,一口鲜血飞溅而出,有一些溅在我的身上。

    油灯光芒之下,她的双眼擒满了晶莹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