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17 章 五毒庙宇

第 17 章 五毒庙宇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章五毒庙宇

    “只有两天了!”

    我惊呼一声,艰难地站起来,背着小叔继续赶路。山路崎岖,幸好有月光照耀。

    我走一段路,便坐下来休息一会,不断地调整气息,避免螳螂蛊的煞气,带来的折磨。

    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回头看着崇山峻岭,说:“那东西好像跟着我们。”

    小叔道:“它一直都没有离得太远。它会看着我们慢慢折磨而死的。”

    我怒火中烧,深吸一口气,大声叫道:“来吧!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

    小叔说:“它是虫子,根本听不懂你的挑衅。”

    我非常地沮丧,但很快坚定信念,不能让小叔死。

    哗哗流水声传来。

    “我们去那边喝口水!”我背着小叔,往水源处走去。

    我将右手浸在水中,那种隐隐的噬咬感变弱。

    小叔也喝了口水,说:“路上我琢磨了一下!我是让那蛊虫咬了一口,算是中毒。你没有让那蛊虫的煞气沾身,不至于有性命之忧的。你不用太害怕。”

    我有点想哭。

    我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可我舍不得小叔死。

    从小到大,我没有朋友,除了爷爷,就属小叔对我好,连我阿爸,都没给过小叔给我的这种呵护。

    我坚定的点点头:“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把脑袋完全浸泡在水源之中,稍稍清醒了许多,咬紧牙关,回忆书中的内容。

    就在这时,水源边上的一块石头上,跳出一个人,光线晦暗之间,令人惊悚。

    我紧张地喊道:“什么人!”

    “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手电筒打亮。

    等到那人走过来,我方才舒缓了一口气。

    “孟三爷!”来人停在小叔面前,毕恭毕敬地喊。

    我喜出望外,来的正是方有容。我没有想到,可以在这里遇到她。

    她依旧是灰色的衣物,十分朴素。面容上的那股淡淡惆容,依旧如故。

    小叔无力地应道:“你在白茶峒呆的还好吧?”

    这时,我才明白,那次方有容与我、小叔分开后,没有去外地,而是去了湘西境内的白茶峒,离凤县县城并不远。

    难道说方有容是苗家女孩?

    方有容淡淡地说:“谈不上好坏,只是刚刚习惯了而已!”

    整个过程,方有容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

    “去白茶峒吧!”方有容将小叔背了起来,大步朝前面走去,她虽是个女孩子,但还是有些气力,不亏是漂泊的江湖儿女。

    我折了一根树枝,拄着跟了上去。

    说来也怪,方有容出现后,我就没有感觉到追踪的螳螂蛊气息。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翻过了一座大山,进入了平路。休息的时候,方有容取出一个馒头,递给了我。

    我早已饥肠辘辘,很快就把馒头吃光了。

    “我小叔没有性命危险吧!”我担心地问。小叔已经睡了过去,脸色发黑。

    方有容淡淡应道:“要看老姑的意思!”

    这个老姑,应该是白茶峒的当家人之类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会来的?”我问。

    方有容道:“你别忘记了,我跟过孟三爷,也能卜上一卦的!”

    我一拍脑袋,倒是把这点忘记了。方有容,本就不是个寻常的女孩子。

    “苗寨里面,真的有解蛊的高人吗?世上真的有蛊这种东西吗?”我找了个话题。

    方有容说:“若是一般人问这种问题,我一点都不惊讶。可是你不该问的。”

    这话说出来,我脸颊有些发烫。

    我本想再说些什么,方有容站了起来,说:“呆会到了白茶峒,你先不要进去。就等在寨子外面。外来人进入生苗寨子,有许多禁忌。你要小心!”

    “那我小叔呢?”我问。

    “他可以进去!”她应道。

    我没有问为什么,小叔能进入苗寨,就有生还的可能性。

    天色渐渐地变亮。

    方有容再次将小叔背起来,雾气渐渐地散去,路边偶尔会有些虫子爬过。

    晨雾之中,一座错落有致的苗寨,出现在我的眼前。依靠青山,还有条小溪流淌,属于大山之中,比较宜居的地方。风水上叫做双龙点缀。

    “记住,未经允许,不许进去。”方有容再次嘱咐,可见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拍着胸膛说:“我找个地方睡觉,等你通知我。”

    方有容背着小叔进入苗寨,很快就看到了炊烟袅袅,这座苗寨,恢复了生机。我在入寨的路口,看到一处矮小的庙宇。就在水田边上,可能是土地庙一类的。

    我便走到那边去,阳光正盛。

    我发现阳光出来后,右手的不适感再没有之前那么强烈。看来,这蛊虫也并不是神物,也有怕的东西。

    我逃命似跑了一天,早已疲惫不堪,便在小庙跟前坐了下来。

    庙宇并没有名字,一块黑布垂下来,看不到神龛之上供奉什么样的神灵。

    只是在两边门楹上,画着七彩的虫子,仔细一看,是蛇、蝎子、蜈蚣、蜘蛛与蟾蜍。

    我在凤县生活了三年,当然清楚,这五种东西,统称为五毒。

    遇庙拜庙,这个庙宇虽然小,我毕竟在这边上休息,算是借用它的地盘。

    我双手一拜:“打搅了!多多包涵。”

    我靠着背阴的墙壁,很快就睡了过去,直到下午的时候,方才让饿醒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一个包着黑色头巾的男子,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问我。

    手里提着竹篮,里面还有贡品,可能是来拜庙的。

    我精神恢复了不少,说:“我是那个,跟着你们人一起来的。我在等信。”

    男子警觉地看着我,黑色眼珠子溜溜转动。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时,方有容从田间小路走来。

    那男子脸色瞬间惨白,身体发抖,整个体态变得恭敬起来,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好像看到鬼一样,连呼吸也憋住了。

    方有容余光扫了他一眼,那人瘫坐在地上,脑袋贴在地上,不敢说话。

    我心中咯噔一下,这人怎么会如此畏惧方有容。

    “情况怎么样?”我问。

    “可以救孟三爷,但是有个条件。”她迟疑了片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