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16 章 看不见的东西

第 16 章 看不见的东西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章看不见的东西

    黑色煞气,顿时从纸人白色的纸手上溜出,落到地面,一分为二,一个朝我,一个朝小叔。

    看样子,纸人不仅要小叔死,就连我也不会放过。

    蛊,是器皿之中,毒虫厮杀而成,怨念极深,虽不是横死之人的怨念,却能吞下厉鬼与怨灵。

    它千里追踪小叔,我与小叔,有血脉上的关联,我挡住它的去路,所以它连我也要杀死。

    两道黑色煞气,在地面溜动。

    我只能后撤,守在小叔跟前,右手结出九字真诀,口中念动五雷镇邪咒,右手猛地拍在地上!

    “五雷之火,助我镇邪。六合之上,天道不灭!”

    我大喝一声:“镇邪!”

    两道黑色煞气,顿时合二为一,与我迎面对上。

    嘭地一声。

    我右手一麻,感到一股强烈的怨念,像是要毁掉一切的有生命的东西。

    好恐怖的东西。

    不过,九字真诀起到一定作用,黑气后退了很多。

    “秦老狗来了没有,让他滚出来。”我大声喝叫。

    我断定这蛊,可能是听命秦六爷,所以大声喊了出来。

    黑气后退之后,就在纸人面前,凝聚成依稀模糊的形状。从那形状来看,像是一只螳螂,足足有一米高。

    在马王爷家的时候,我见过红嫁衣女灵,也算是见过世面。可是眼前的东西,真的是超出我的想象。女灵能成形,是因为她活着的时候,是一个人。

    但是眼前呈现出来的形状,却是一只虫子。

    我全身打颤。

    我再次捏起九字真诀,将全身道力灌入极致,道力每增加一分,体力就消耗得越大,我大声吼道:“小爷对付过恶毒的厉鬼。你不过是虫子,休想过小爷这一关。”

    这时,昏睡的小叔睁开眼睛,眼神望着远方,仿佛看到了什么,用尽气力喊道:“在这边。我们在这边。快来助我杀虫!”

    “哈!”

    像是一声讥笑传来,破碎的纸人身子动弹了一下,黑雾螳螂回到了纸人身上,扭头转身,钻入一边的林子里。

    “噗!”等到纸人走后,我吐出一口鲜血。

    在马家的时候,我也吐过血,消耗了巨大的气力。可上次好歹破掉了魇术。这次倒好,根本没有与蛊虫正面交锋交道,只与它散出来的黑气,打了一个照面,就气力耗损。这说明,我还很弱,需要多多修行。

    同时,也说明,这次遇到的“蛊虫”,比马家的男鬼女灵要厉害。

    “小叔,秦老狗在北方,这里属于南方。他的蛊虫能追这么远吗?”我擦掉嘴角鲜血。

    “不是秦老狗养出来。可能是擅长巫术的人,但是听命秦老狗。这种蛊虫的术法,我也防不胜防的。原理我至今也想不通,各种符箓以及手诀,都对付不了它!可能有人在附近,指挥蛊虫,又或者就是蛊可以飞跃千里。毕竟,我体内有它的气息。”小叔气色稍稍好了一些,能说不少话。

    “这......”

    我一时有些哑然,看来神州多有神秘之物,我虽然读了不少玄术风水书籍,所知也沧海之一粟,更多的是未知。

    我警觉地看向四周,并没有察觉有人藏在附近。

    “你看到它变化的样子吗?”小叔问。

    “是螳螂的样子!”我回过神来,说。

    小叔表情一僵,长舒一口冷气:“那就是螳螂蛊了。真是不可思议。我刚才骗它,有人来帮咱们。咱们赶紧接着往山里面走。天亮之前,应该会达到白茶峒的。”

    苗人聚集地,依靠巨大山洞而成的,称为峒;建在高峻之处的称为寨。

    “好。”我起身说。

    可我刚站起来,就脑袋发晕,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上,赶紧坐回石头上。

    小叔忙叫:“孟无,把右手袖子拉开。”

    我连忙照做,一看,右手手臂上,竟多了一道黑线。

    小叔充血的双眼睁大,惊呼一声:“这螳螂蛊的邪气,也侵入你身体里面。狗日蛊虫......它没上当!它之所以离开,敢情是想让我们受折磨而死!”

    小叔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吼叫之后,泪水夺眶而出,整个人格外地难过。

    “是我害了你,我本不该回来的!”

    我静坐一会儿,重新积攒道力,压制右手那股怪异的邪气,就在我以为成功之际,嘴角一咸,又吐出一口鲜血。

    全身更是激出一身冷汗,忽然之间,一股前所未有的疼痛散开,右手手臂的骨头里,像是有很多只毒虫在噬咬我的骨头,同时耳边传来“嗡嗡嗡”嘈杂的叫喊声,瞬间便将人推入死亡边缘。

    我实在忍不住,便伸手去抓,右手手臂,很快多了几道指甲血印,不到一会儿,便血肉模糊。

    小叔牢牢抓住我左手,血红双眼看着我,说:“不要抓,这样是抓不出来的。我教你静心咒,利用你的道力,压制它的发作。”

    小叔虽然非常虚弱,但是他的话,充满了坚定的意志。

    我一边承受噬咬的疼痛,一边咬牙点头。

    小叔在我耳边念动,我一字不漏地跟着念动,念了三遍后,整个人没有那么疼痛。

    “既然我们都中招了,那螳螂......虫子,怎么又离开了呢?”我不解地问。

    “蛊要杀人,极少数会将人瞬间杀死!它要折磨我们七七四十九天,慢慢地看着我们死的,每天的痛苦都会叠加!等到中蛊毒之人,腐烂而死。那个时候,它吞食怨念,就会更加强大的。”小叔道。

    我不由地一哆嗦,竟然折磨这么多天!

    魇术之中,也会有将人折磨多日。马家那一双想变成“煞体”的男鬼女灵,也在折磨他人,等人死的时候,吸食生魂与怨念。

    “小叔,爷爷留下的那本书,你带在身上吗?我一紧张,很多地方都想不起来了。”我问。

    小叔眼珠瞪得**,说:“老头子给我的信件里嘱咐过,你看过之后,就要将书毁掉的。那书让我烧了!”

    我整个人愣住了,苦笑了。

    我顿了一下,接着问:“小叔,你中了蛊毒,有多少天了?”

    小叔迟疑片刻,苦笑道:“距离七七之最后日期,还有最后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