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15 章 蛊

第 15 章 蛊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章蛊

    那一缕黑线,是一种超出我认识的煞气。

    怨恨极大,非常地凶残。

    可它却不是阴气!至少不像是厉鬼带着的阴气。

    小叔是去北方寻秦六爷,一别数月,怎么会以这种状态出现在我面前。

    我没有办法,只能用强力压制这股煞气。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小叔微微睁开眼睛,但是精气神并没有完全恢复。

    “孟无,我来这里,是要带你离开的。”小叔睁开眼睛,第一句话便说带我走。

    小叔的眼球,也大量充血,看起来非常可怕。

    “小叔,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我惊讶地叫。

    “不要紧。煞气上涌造成的。”小叔说。

    “是秦六爷吗?”我问。

    小叔无力地摇摇头,忽然,整个人非常地紧张,右手紧紧地抓着我,像是在听什么东西。

    小叔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右手沾在清水,在地上写了两个字“纸人”。

    我瞬间明白过来,走到柜子前,将那个和我一样的“纸人”搬了出来。

    不到几秒钟,小叔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

    脸色如同白纸一般惨白。

    大概过了十多秒,小叔道:“让纸人跑出去,它会以为,是我们出去了。届时,你背着我,出了县城,往南边跑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

    “他是谁?”我不由地发问。

    “不是人!是一只蛊虫!我去找秦六爷,中了一只蛊的噬咬......它正在追我。此刻,就在门外。”小叔道。

    我心中咯噔一下,蛊能在无形之中夺人性命,杀人于无形。

    莫非是真的?

    我记得《十六字神相秘术》“蛊”字篇,提过蛊虫所带的蛊毒,乃是非常厉害,与一般的毒素不一样。

    现在看来,小叔体内的神秘煞气,肯定是蛊虫的毒素。

    难怪我没有办法驱散。

    敢情不是“阴气”,而是带有怨气的剧毒。是毒又不仅仅是毒,是怨气又不仅仅是怨气。

    更可怕的是,蛊虫追到了门外来了。

    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上,汗水也滴了下来。

    “该如何解开这种带有怨气的毒物?如何将它杀死!”我忙小声问。

    小叔迟疑了片刻,很是困惑地看着我:“老头子书上,没有解蛊的法子吗?”

    看来,小叔虽带着那本书《十六字神相秘术》,足足有十八年,自己却从没有看过,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问我的。

    我忙低下头,咬牙说:“我还没有领悟!”

    小叔语气一变:“是我太着急了。这才多久,你肯定不会学这么快的。赶紧把纸人放出去。骗过追上来的蛊虫。我们离开这里。不往南,往西边的山里去。”

    “纸人能跑吗?”很快,我意识到问题,纸人是死物,如何能够自己跑动?

    小叔从口袋取出一张黄色符纸,道:“这是通灵符,贴在纸人额头前,在它体内,封着一只小鬼,会替代你跑出去的。”

    小叔孟擒虎送我纸人,就是替我挡灾的,今日算是派上用场了。

    我接过通灵符,感知到符文精致,隐藏道力,心中不由地愧疚,自己与小叔之间,还有着很大的差距。

    我贴上通灵符之后,而后扶着小叔勉勉强强地站起来,在搀扶他的时候。我感知到他全身又激出了冷汗,骨头都在打颤。

    这个时候,小叔应该在承受巨大的折磨。但他,有着超强的意志,一声都没有吭出来,真是厉害的汉子。

    “小叔......你能忍住吗!”我紧张地问。

    小叔靠墙站着,我给他找了一件衣服,简单穿上后,小叔念动口诀,纸人四肢活动,跟着朝前面走去。

    不过,很快,小叔嘴角流出了黑色鲜血。

    我将窗户打开,纸人打开了窗户,一跃跳了下去。

    “带上方口罐子,咱们走。”小叔道。

    我将方口罐子系在腰间,将小叔背起来,停在门前,耐心地等着,汗水密集地流出来,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不碍事,你也经历过生死。不打紧的。走!”小叔安慰我。

    我背着小叔一口气,开门冲了出去,楼下放着一辆三轮车。

    我将小叔放在三轮车上,飞快朝前面踩动。

    “离开县城!往西边去,那边有苗寨!”小叔无力地说。

    月光洒落,我的汗水很快就湿透了衣服。

    “去了苗寨,你一定要多加谨慎!哎......你本不该去苗寨的!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禁忌了。”小叔在昏睡之前,有些担忧地说道。

    我在凤县上学,三年来,对西边苗寨感兴趣,知道去那边的路。三轮车停在小山边上,前面再也没有宽路可走,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

    我把小叔放在石头上,整个人大口地喘气。

    经由这边的山路,就可以去苗寨。

    我想,小叔要我带他去苗寨,目的是请苗寨的人,给他解开身上所中的蛊毒。

    就在这时,我隐隐听到奔跑的声音。

    我猛地回头,发现纸人出现在我面前。

    纸人身上,还破了好几个大洞,身上沾染了不少煞气。

    “你怎么来了?”我整个人紧张到极致。

    这个代替我的纸人,额头上的通灵符早已飘落,给我的感觉,好像变成一个人。

    小叔已经昏睡过去,不可能教我如何应对。

    我脑海快速转动,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那只“虫子”追上来了,此刻就落在我的替身纸人身上。

    我盯着纸人看了一眼。

    它五官没有任何变化,隐藏在它身体内的蛊虫,始终没有办法露出真面目。

    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后背心,全部是汗水,手心也湿透。

    既然有煞气,那就用九字真诀来对付,再加五雷镇邪咒。蛊虫的毒素我对付不了,若是能摧毁它体内的煞气。兴许能将它赶走。

    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冷静了不少。

    那纸人站在五米开外,月光投射下来,苍白的月光下,看着一个样子与我相似的人,别提多么地瘆人。

    对于这种未知的东西,我只能靠一口气强撑着。

    这是蛊!

    纸人脑袋,开始剧烈扭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