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10 章 青春散

第 10 章 青春散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章青春散

    这个时候,我没敢用九字真诀了。

    女灵一半的身体,还在马亦菲体内。

    马亦菲已经七窍流血了。

    万一我用力过度,干掉了女灵,却把马亦菲打死了,就不太好了。

    女灵扑腾过来,细密的血牙露出来,一身红嫁衣显得格外地凄凉,像是遭遇了无比悲惨的往事。但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心软。

    否则,不仅马亦菲会死,我也会死。

    我没有后退,快速地冲了过去,口中念动口诀,道力灌在右手上,用上擒鬼手,一把抓住了那只女灵。

    “你为什么要为难我!你知道我们以前死得多惨吗?”女灵叫喊声越发凄厉地。

    与此同时,马亦菲也发出惨叫声,尤其从耳朵里,流出了黑色的鲜血。

    “一码归一码,你死得惨,不是你害人的理由!”我厉声喝道,道力变大,牢牢抓住那一团阴寒气息,随即暴喝一声,将女灵抽了出来。

    “啊!”

    马亦菲嘤咛一声,脑袋往边上一歪。

    女灵脱离出来之后,双手抓来,鬼手甚是瘆人。

    我直接把它丢了出去,重重在摔在了墙壁上。

    “昨晚没能与我夫君合体,我们夫妻均已受伤。今日,你又将我逼了出来。神相传人,你当真如此无情吗?天道无眼啊!”女灵大叫着,血牙咯咯作响。

    我没有追上去,而是退到马亦菲边上,右手催动九字真诀,双目肃杀地盯着撞在墙上的女灵,提防它再次冲入马亦菲体内。

    我大喝一声:“滚!我不想杀你。你若想报仇,去找养你的人!去找当初害你的人!”

    女灵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我,恨不得将我要咬碎。

    可惜的是,她没有任何办法伤我。

    “算你狠!我的主人很厉害。他会把你的魂魄给我食用的!到那时,我还能活!”女灵朝窗户跑去。

    等女灵冲出去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大口喘气,刚才用擒鬼手,抽出那团阴煞之气,消耗太大。

    不过,我受伤了,女灵也受伤了。

    我与爷爷之间,的确有着很大的差距。若是爷爷出手,女灵早就魂飞魄散。

    “去打清水来,再弄一碗参汤。”我大声喊道。

    马王爷与刘司机推门进来。

    我将昏睡的马亦菲扶起来,擦掉七窍流出来的鲜血,右手放在马亦菲背后,道力灌入,顺着心脉位置进入,帮助马亦菲慢慢恢复。

    马王爷很快弄好了一碗参汤,给马亦菲喂了下去。

    马亦菲脸色微微泛红,慢慢地醒了过来,感激地说:“多谢大师。”

    “大师,事情结束了吗?”马王爷谦恭地问道。

    我道:“快了。不出意外,两天之后,就会有人上门来的。”

    “这两天吗?”马亦菲不信地看着我。

    我犹疑了片刻,说出了缘由:“女灵在你这里,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肯定会回去找施法的人。再加上这个铜人在我手上。那施法之人,要想活命,就会回来求我们的。”

    “那我,那我怎么样了?”

    “你没事了。女灵走了,你的生活很快会步入正轨的。”我不愿再说下去。

    几日的相处,让我对马亦菲有了奇怪的好感,我不想她接触太多玄门的东西。

    嘱咐她好好休息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双面铜人,被我放在方口罐子边上。

    这时,叶小媛电话打来:“明天我要离开凤县,去上学了。明天上午你有时间吗?”

    我尴尬不已,居然忘了这个事情,忙道:“我最近不在凤县,到省城了。要不,明天我们在省城见面?”

    叶小媛欣喜地说:“那我明天就去省城换乘。你去车站接我吗?”

    我犹豫了片刻,说道:“好!”

    叶小媛满足的挂断电话。

    她的电话,让我失去睡意。

    我想明天送她一些礼物,可我又没钱......

    睡不着,我索性将那泛绿铜人拿来,思索着破局之法。

    半夜时分,我发现双面铜人冒出来的黑色煞气,竟然沁入了方口罐子。

    小铜人的恶臭味变弱了很多,威力大减。

    方口罐子,削弱了双面铜人的黑色煞气,意味着镇物的威力在减弱。

    镇物的威力越弱,幕后之人就越难控制那一对男鬼女灵。

    方口罐子里的虫物,又帮了我大忙。

    我不由地一喜,看来不要两天,兴许明天晚上,那施魇的人,就会来找我的。

    我用念力感知方口罐子,里面的虫子,根本没有任何动静。

    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里面的虫子,不一般。

    这是一种血脉上的联系和自信。

    次日一早,我尴尬的找马亦菲借钱。

    我打算送给叶小媛一点东西,可我却是个穷鬼。

    马亦菲笑了,没有嘲笑我的意思,是一种小女生的狡猾,很美,“我先给你转一部分,表示我的心意,后面让我爸再付你报酬!”

    我给了卡号,马亦菲只用手机操作,就转给我一笔钱。

    我的手机很旧,而且是小县城的孩子,没见过这么高科技的手段,不禁啧啧称奇。

    见状,马亦菲笑的更狡黠了。

    她听说我要去接叶小媛,便主动担任司机。

    半路上,我抽空去银行查了账号,竟然是五万块。

    这也太多了吧。

    孟家人办事都有规矩,富贵人多收点钱,穷人少收点钱,一切都随意。马家找过风水师,这个价钱应该是市价。

    我有钱了!

    我取了一千块钱,给叶小媛买了一个布娃娃,我记得她喜欢布娃娃。

    “哈哈,学生时代真好!”马亦菲笑着说。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

    接到叶小媛后,她余光总落在马亦菲身上,我陪着她去湘江边上散步,到了晚上,便送她去高铁站。

    临别前,叶小媛说道:“孟无,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学。放假回来,我会打你电话的。念书我也会乖乖的,为你守身......”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往前看!”我不知道说什么。

    叶小媛心底有我,可我们却没有可能。

    她张开怀抱,明眸看着我:“最后拥抱一下。”

    我笑道:“挥挥手,再见就可以了。”

    在她转身离去之际,我又感知到了那一缕微弱的怨气。打掉的胎儿,那一缕怨念,要过段时间才能散去。但愿,它不会危害叶小媛。这种血缘上的羁绊,我不能强力斩断。

    面相上显示,叶小媛这一生,红尘飘零,桃花落尽,难觅知心人。

    叶小媛走了。

    我的校园青春,也结束了。

    两个从未靠近的人,一场错过的青春。

    我以为叶小媛离开后,我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但目睹着她离开,我心中却并无波澜。

    唯一遗憾的是。

    我唯一的朋友,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