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9 章 观感术

第 9 章 观感术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章观感术

    我的心,躁动不安起来。

    “爷爷!小叔!这是我第一次出手,绝不能坏了你们的名声!我定要找出背后的古怪!”我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遇大事不能慌。思想是一匹野马,你越慌,它越疯狂。最好的办法是静心,把心平静下来,思路既来。

    这么一静,我就想到《十六字神相秘术》中,有观感一术。

    书中所讲,肉眼所见,肉身所感,是会出现破漏错误之处的,以心观物,感知万物变化,能看到很多藏起来的东西。

    我集中力量,用起观感术,在院中观察了几遍,忽然只觉得嘴巴一咸,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爷爷说过,办事的时候,吐血了,就是实力不行,元气大伤,这时应该知难而退。

    但我岂能坠了孟家的名头!

    我擦拭嘴角鲜血,强撑着,接着观看四周。

    终于,感觉到一丝微弱而诡异的气息,就在挖开的六处坑洞其中一个。

    “那个地方,接着往下挖!”我停止了观感,后背激出一身冷汗,脑袋发晕,只觉得天旋地转。

    好一会儿,才算恢复了一些。

    刘司机开始往下挖,黑色泥土挖出,渐渐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恶臭味。

    “什么味道?忒难闻了吧!”刘司机道。

    我走过去,道:“你上来休息,我来。”

    这下面,可能是大煞之物,普通人碰触到不好。

    我后面的动作慢了很多,铁锹“铿”地一声,触碰到什么,我舍弃铁锹,改用双手扒。灯光照下来,终于在黝黑的泥土之中,找到了一块油布包。

    刘司机打来清水,将油布表层清洗干净。

    我缓缓地开启后,只见是一块黑色的方砖。

    “弄块砖做啥?”刘司机困惑地问。

    “这不是一般的方砖!”我额头沁出了冷汗。

    这是镇魂砖!

    所谓镇魂砖,是在烧制过程之中,加入骨灰、人血炼制而成。

    以前南方某些山里,会用这种砖,建镇魔镇煞的九层妖塔!

    镇魂砖下面,贴着一张黄纸,黄纸上还有些斑驳的字迹,不过看不清楚了。

    但我几乎可以断定,上面是马亦菲的生辰八字!

    看到镇魂砖,我心中明白了一些,马亦菲身上会缠着女灵,如蛆附骨,是镇魂砖动的手脚。

    “真他娘的见鬼了!”刘司机脸色微变。

    镇魂砖下,还有一个泛着铜绿的铜人。

    “天!”

    饶是胆气惊人的刘司机,也直接一**瘫坐在地上。

    铜人约十五厘米,脑袋很大,比例非常地古怪。

    最惊悚的是,它是双面人,一面男相,一面女相。

    我拿在手上,隐隐灼人,从它身上散出来的煞气,一般人根本拿不住。

    我只有将它丢入水桶。

    双面铜人一晃,落入水桶底部。

    我深吸一口气,道:“这才是真正的镇物!六件血衣只是第一层,是聚财的。这镇物是夺命用的。布这个风水局的人,要你们发财,还要你们死!”

    双重局。

    局中局!

    第一局,是六煞星聚财局,用六件血衣害人聚财!

    第二局,利用镇魂砖以及双面铜人,养成煞体,夺命!

    目的有二,第一局目的,要杀马王爷的妻儿,以煞气聚财,但是马王爷还不能马上死,他们需要马王爷给他们赚钱;第二局则要夺马亦菲与马王爷的性命,而后得到这笔滔天财富,同时所有人死了,煞体也炼成了。

    阴毒!

    灭绝人性!

    我以前听爷爷说过,人心黑暗,此番亲眼所见,方知此话不假。

    尤其是双面铜人,总透着一种邪性。

    铜属金。

    下魇术,各有门道,有人会用人骨雕,有人会用木头。但用“金”性之物下魇术,在风水门里,属于比较阴毒的一种。因为金性之物,本就是肃杀之物,主灭绝之意。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啊!

    “大师,镇物是什么?”马王爷经历过世面,伤心吐血之后,恢复了一些理智。

    “这......”一时之间,我语塞了,不知如何解释,“巫术魇术施展,必须借用某样东西。镇魂砖将女灵养在亦菲姐体内。此人帮事主作恶,要将你们马家四口灭门。同时,来炼制他的煞体!而这个双面小铜人,就是他的镇物!”

    我也想明白,男鬼与女灵,是分主仆关系。

    契合双面铜人的布局。

    双面铜人之中,以男为主,所以他出现后,女灵就会钻出来,还可以操控亦菲姐。布局之人,挖空心思,真是叹为观止。

    昨晚真的好险!

    如果让男鬼与女灵合体,那么他们就会成为极其霸道的阴邪煞体!以我现在的实力,必败无疑。

    男鬼女灵合体!煞体的炼制,需要生命献祭。马亦菲则是第二次层镇魇局,选好的必死对象。

    昨天可真是从鬼门关走一遭!

    现在找到镇物,我终于占据主动,彻底松了一口气。

    我用水冲洗十几分钟,可是不管用多少水,总是遮盖不住镇魂砖与双面铜人散发出来的臭味。

    “接下来怎么办?”马王爷问。

    “一件一件地来!”我轻松说。

    我要了一个铁锤,拿着镇魂砖,用一块白布包着双面铜人,去见马亦菲。

    马亦菲脸色惨白,坐在床边,双目无神,好像失魂了一般。

    “你们不要进来。”我告诫马王爷与刘司机。

    当我拿着镇魂砖出现的时候。

    马亦菲眼睛一变,眼珠甚为不友好地看着我。

    “亦菲姐,如果你还认得我,就慢慢地诵读九字真言。”我说。

    马亦菲双手攥紧,很艰难地诵读:“临兵斗者......”

    就在这时,我提起榔头,重击在镇魂砖上,将它从中间击碎。

    要逼出女灵,只能采取最为暴力的办法了。

    成为煞灵的厉鬼,本就是极其凶残的邪物。讲道理是不可能的,只能实力碾压。

    镇魂砖断裂,一股恶臭味冒了出来。

    “啊!”

    马亦菲叫喊一声,仰面倒在地上,七窍流血,身子直勾勾的发硬,就倒在床上,洁白的床单瞬间就染红了。

    那只身穿红嫁衣的女灵又重新冒了出来!

    “你害了我,我会成为孤魂野鬼,我跟你拼了!”女灵发出凄厉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