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8 章 聚财局

第 8 章 聚财局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章聚财局

    男鬼没有身体,遽然出现,那一瞬间,别提多瘆人了。

    如果我没有顶住,让它吓倒在地上的话。那么我一股正气就会散了,男鬼就会冲进来。

    好在,我经历先前一战,内心强大了不少,稳稳地站住了。

    大概过了十秒钟,我感觉窗外的男鬼离开了,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全身再次让汗水湿透了。

    男鬼最后一击,终究没办法得逞。

    “大师,结束了吗?”马王爷小心地问。

    我退回来,坐在椅子上,道:“都十二点多了。今晚应该没事了。可以睡个安稳觉。”

    我感到异常地疲惫。

    马王爷喜上眉梢,特意安排我住在马亦菲房间的隔壁,请我保护她。

    别墅的设施非常地先进,我洗个澡之后,换上带来的衣服,又把身上那身汗湿透的衣服洗干净。

    一个小时后,我还没是没有睡着,不知为何,我忽然想到了方有容。

    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这段时间过得好不好。

    我睡得很浅,虽然确定马亦菲今晚不会有事,但总是担心横生意外,发生一些我无法掌控的事情。

    我小心翼翼地将方口罐子拿出。

    “今日若不是你,我就遭殃了。这些年,我一直都跟你说话。不管你听不听得懂,今日我都要对你说声谢谢。”我由衷地说。

    我渴望罐内先天之虫的出世,那是我的血肉。

    方口罐子,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次日一早,我早早醒来,想检查一下别墅四周。

    男鬼虽然让我驱赶了,破了它的宏愿,力量大减。

    但是马亦菲体内的“煞灵”,是如何饲养的,仍是未解之谜。

    最为关键的时候,幕后之人仍未露面,这令我非常不安。

    只要幕后之人在,危机就永未解除!

    简单洗刷之后,我推开房门,便看到刘司机,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师,多谢救命之恩。”

    我将他扶起来:“你是有胆色的人。磕头下跪,就免了。”

    刘司机道:“大师,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言语!”

    我内心一下子,充满了满足感。

    看来我所学之术,是真正的本事,值得让人尊重!我孟无,是个大有用的人!

    下楼之后。

    马王爷的神色较之昨天,舒缓了很多。

    马亦菲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在晨光映照下,明艳动人,看起来倾城之貌。

    “大师,我感觉整个人比昨天轻松许多,谢谢你。”马亦菲笑着看着我,眼神闪闪的,让我很不好意思。

    早晨,阳光旺盛,别墅采光很好,能把阴煞之气遮住,让我没有办法看清。

    只能等天黑下来再说了。

    下午时候,天气骤变,狂风暴雨席卷而来,一直下到了晚上八点。

    雨停了之后,我到了二楼,扫视院子。

    我道:“刘哥,东南位,有些问题,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你先标下来。再往右边走六步。后转......”

    刘司机在院子里走动,按照我指出的方位,依次做出了标记,足足有六个方位。

    我脸色一下子就沉了。

    马王爷从楼下喊道,问:“大师,有什么问题吗?”

    我瞪了一眼马王爷,一股无名之火涌起来。

    从方位来看,这是六煞星聚财局。

    这是一种聚财的风水局,利用宅子里的生气,祭煞星,而后化煞气为财气,聚敛财气,帮助自己积攒财运。

    煞气化成财气,是要以人命为代价的。

    我之前对马王爷的猜测,可能是对的!

    马王爷见我没说话,急着问:“大师,你看出什么了吗?”

    “你心知肚明!”我几乎是大声吼叫出来。

    我从二楼跑下来,依次挖开六处方位,每一处方位挖开之后,都挖出了六个油布包。

    打开之后,是染红的衣服,有两件防水没做好,已经变色。

    但是瞬间,我便判断,这是血衣。

    血衣表层煞气浓郁,是横死之人身上来的。

    用横死者所穿的血衣,埋在别墅四周,再利用横死者的煞气,用妻儿的性命,献祭煞神,借此发家致富。

    马王爷跌跌撞撞地跟了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院子里会有这些东西?”马王爷身体颤抖,既困惑我的发火,也害怕这些东西。

    “马老板,你妻子与儿子,是什么时候去世的?”我大声问。

    “我老婆是十年前死的。我儿子是三年前死的。”马王爷道。

    “那你这些年的生意,做得如何?”我又问。

    “生意?这些年我生意挺顺利的。可我宁愿舍弃家产,只希望他们活着!”马王爷痛心地说。

    “你敢对天赌咒,刚才说的没有一句假话。如果你敢骗我,天打五雷轰,厉鬼索命,恶灵缠身,永世不得超生吗!”我一把抓起马王爷的衣襟,双眼瞪得**。

    院子里的氛围,一下子紧张起来。

    “大师,我愿意发誓!”马王爷说得斩钉截铁。

    “咬开手指,滴血到这六件血衣之上!以血为咒!”我松开马王爷。

    马王爷愣了片刻,果真照我的话去做了,鲜血滴在血衣之上,还发了毒誓。

    我心中咯噔一下,看来不是马王爷。

    马王爷追问道:“大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请你务必跟我实话实说。”

    我道:“这是一种风水术!你老婆与儿子先后死亡,借助他们的命,帮助你发财!”

    马王爷闻声,眼睛瞪大,仰头大喊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天啊,为什么会是这样!”

    “是谁,是谁要害我!”

    鲜血溅在地上,猩红之中,隐隐掺杂着一丝门外人不易察觉的黑气。

    我越发地困惑,黑气说明,马王爷的身体也受到了煞气的侵蚀,半年之内,很有可能会死掉。

    血衣,再加上马王爷的身体情况。

    男鬼,以及马亦菲体内,那古怪的女灵。

    我脑袋忽然一片空白。

    难道说,我道行太浅,无法看破谜局背后,究竟藏着怎么可怕的秘密。

    布局之人,是个高手。

    他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