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7 章 守卫

第 7 章 守卫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章守卫

    主顾的私人执念,我们不能改变。主顾的情感世界,我们不能涉入。

    沾上因果,便会引出很多麻烦。

    这就是为何很多时候,你明明有钱,想解开自己的一个心结,但有本事的风水相师却不愿接卦的原因。

    爷爷是当年唯一无视这个规矩的玄门神相,主顾有求则必应。

    爷爷为我退出江湖,却因此,得罪了无数达官贵人。

    等马亦菲上完香,我问:“马小姐,我想问一件不合时宜的事情,还请你不要介怀!”

    她擦拭泪水:“大师,你今年多大了?”

    我一愣:“十八!”

    她道:“比我小了五岁。你可以叫我亦菲姐,你是个善良的人。”

    我点点头:“好!”

    “我妈是生了肺癌病死了的,治了两年,最后还是走了。我弟弟在他十岁生日那天车祸去世的。这一切回想起来,就跟昨天发生一样。”

    马亦菲是个情商很高的女人,知道我要问什么。

    “那你爸的生意怎么样?”我问。

    “我爸生意很好。我留学回来后,他让我去打理生意。但我不太愿意,就去了一家大型医药公司......”马亦菲说道。

    妻儿接连遭遇不测,可马王爷的生意却越做越好。

    我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莫非是马王爷献祭了妻儿,帮助自己发财?

    直到他献祭的魇术开始反噬,他才开始着急,不断请人来破解?

    我以前听爷爷说过很多风水案子,知晓了很多人性黑暗。

    不过,我没把这个念头说出来。目前看,他们父女感情亲密。一切只是我的推断,没有真凭实据。

    亲疏有别,做我们这一行,没有确凿证据,话是不能乱说的。

    “等过了这一关,你会时来运转的,我们下去吧。”我看了眼马亦菲面相,说道。

    我与她从二楼下来,客厅早已灯火通明。

    马王爷吞云吐雾,弹了弹烟蒂,问:“大师,司机小刘没问题吧!”

    我道:“没事,他明天就会醒过来的。”

    我早把刘司机放在巽位,他一身胆气,守在巽位,可以改变客厅内的气场,也能恢复的快一些。

    我又让马王爷拿了一点大米,洒在门窗位置。

    人体阳气,来自五谷。大米是非常阳气的东西。可以起到防阴煞的作用。

    “马老板,你们祖坟在什么地方?”我旁敲侧击地问马王爷。

    “在湘西苗寨那边的大山里,大哥在老家看着,那也是一块上佳的风水宝地。”马王爷应道。

    “大师,这与我们经历的事情有关系吗?”马亦菲好奇地问。

    “说不好。因为线索断了,我就多问一句。”我说。

    “之前我请大师看过,我们老家祖坟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大哥看得很好的。”说起祖坟,马王爷显的有些骄傲。

    我也没有深究。

    湘西苗寨,是我万万不能去的地方,即便马王爷祖坟有再大的问题,我也不能去!

    “大师,在殡仪馆的时候。男鬼落在老女人身上,我女儿忽然发作,难道她身上也有一只鬼吗?一共是有两只鬼吗?”马王爷犹豫了一会儿,胆怯的问。

    马亦菲平静下来的情绪,再次紧张起来,她刚才短暂地失去意识,并不知道自己癫狂过,双眼瞪得大大的,恐慌与好奇地看着我。

    “亦菲姐,你也想知道吗?”我问。

    马亦菲点点头。

    “初步判断,亦菲姐体内的那只不是女鬼,而是煞灵!你们不用担心,它只会在特定的条件下冒出来。它挨了我一掌,再加上我又在这里,今晚她肯定不会出来的。”我故作轻松地说。

    “它们究竟有什么来路?”马王爷关切地问。

    我摇摇头:“明天我才能探究宅邸风水,到时告诉你们。煞灵寄托在宿主身上,不断地汲取宿主的生命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想,在这院子附近,应该有帮助煞灵‘生长’的东西!”

    马王爷不敢相信:“事情还真是出人的意料。”

    就在这时,我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余光瞟了一眼大摆钟,指向十一点半了。

    叮咚!

    屋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瞬间警觉起来,压低声音:“你们记住,不管谁叫你们,也不要答应它的叫喊!你们要是答应了,就会丢了魂。”

    马王爷与马亦菲当即点头。

    “马百强,你在家吗,出来跟你说件事情。”声音响起。

    马王爷双手握紧拳头,愣是没有吭声。

    “马亦菲,你给我出来,你要给我当老婆的。”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

    马亦菲有些紧张,不由地拉了我一下。

    “亦菲姐,你不用担心。我在这里!”

    我站在门口,气势如虹,朝外面看去。

    孟家的男儿,是不会输给一只恶鬼的。

    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我知道,它又来了,而且就在外面!

    到目前为止,男鬼的样子与姓名,依旧是个未知数。

    它发下宏愿,今晚要与马亦菲圆房,一旦过了子时,极有可能遭遇反噬,鬼力大减。

    所以,它会拼力一搏,不顾一切地冲进来。

    我立在透明的玻璃前,催动道力,左右双手同时结出九字真诀,双目笃定而坚毅地看着外面。

    我相信,我现在看不到那只男鬼。

    但它一定可以看到我,能够观察到我的一举一动。

    时间变得格外地漫长。

    最后半个小时,马上就要过去。

    十分钟!

    五分钟!

    三分钟!

    十二点还差一分钟就过去。

    我感觉到男鬼动了!

    我跟着移动几步,换到另外一块窗户前。

    趴地一声,玻璃传来一声重击,一个血腥的手掌落在玻璃上,血红的鲜血顺着玻璃流动,那块防爆玻璃顿时裂开纹理。

    刺耳的咯咯声不断地响起。

    门窗的缝隙,溜进了一股肉眼可见的黑气。

    门窗边上的绿萝瞬间发黑。

    我想到一种驱邪口诀,乃是专门驱散不干净的东西,便有节奏地念动起来:“六丁六甲,三阳六咒,五行禁制......六合之内,尽数驱除。”

    念动三遍之后,门窗的黑气消散,一双血红眼珠子出现在玻璃上,血眼上,带着纤细发黑的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