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6 章 是女灵

第 6 章 是女灵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章是女灵

    一股触电感,从方口罐子处散开。

    我心头的恐惧,一下散去。

    胆气也壮了不少。

    老女人双手抓来的瞬间,冒出锋利的长指甲。

    就在她即将靠近我的电光石火刹那,我迅速结出了九字真诀,用尽所有力气,全力推了出去,重击在尸身上。

    她仰面摔倒在地上,四肢僵硬,没有了反应。

    一团男鬼所化的煞气滚了出来,落在十多米之外。

    落地之处的杂草,瞬间发黑,失去了生命力。

    “我还会回来的!”男鬼叫嚷一声,似乎是逃走了。

    殡仪馆是我选的,它感知到了危险,所以选择离开了。

    不过,我觉得男鬼,只是暂时离开,今晚还长,危险还在后头。

    击中老女人后,我胆气也盛了几分。

    脚底一转,我右手再次结出九字真诀,对准马亦菲打去。

    就在我要击中她的瞬间,那女鬼猛地一收,完全钻入马亦菲体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来不及收住力量,一掌正中马亦菲的胸膛,落掌之处,还感觉到了一丝柔软。

    马亦菲被弹了出去,嘴角更是流出鲜血,晕死过去。

    女鬼不见踪迹。

    我转身去追男鬼。

    等我跑到墙边,却听到了一声踩油门的声音,紧接着,一辆车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该死!让它跑了!

    我暗骂了一声,当即折返回来,将马亦菲扶起,右手去探她的鼻息,发现她神识受到影响,气息停顿,出现了假死的征兆。

    这是灵台受到,阴煞气的禁锢。

    我在她眉心处按压一下,道力进入她的体内,将她神识处的阴寒之气驱散,马亦菲咳嗽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我死了吗?”她问。

    我道:“没事了。”

    我又打醒了马王爷。

    马王爷见马亦菲也醒着,松了一口大气:“大师,您打败那鬼物了吗?”

    我示意马王爷不要说话,也顾不上男女有别,将右手放在马亦菲的腹部,从她的柔软处感应着红衣女鬼。

    可马亦菲体内,除了阴寒之气,空无一物。

    难道这红嫁衣女鬼不是鬼,只是一团煞气?

    线索戛然而断。

    我陷入了沉思,十多秒钟,我想通一件事情。马亦菲体内,是一只灵,而非女鬼。灵要养,所以它要藏身在马亦菲体内。

    我当即问马王爷:“你们住的地方,风水如何?”

    马亦菲灵台禁制,红嫁衣女灵,显然藏在灵台所在。

    家宅安康,灵台清明。

    反之,则是家宅的风水,遭遇“煞气”绞杀。

    “我专门找人看过,是个很好的地方。”马王爷自信道。

    “带我去看看!”我半命令地说。

    我最开始打算在殡仪馆引出缠身鬼,在这里将它击杀。干脆利落,一了百了。

    现在看来,不查缘由,难以破局。

    我必须去马家看看。

    我放开马亦菲,走到老女人身边,从她的脖子后面拔出两根细针,她脖根处,还有一团血红色的诡异图案。

    这诡异的图案,是“黑龙勾玉纹”的简化版,用人血勾勒催动,非常阴毒。

    除非仇深似海,才会使用这种巫魇术。

    “马王爷,你有什么死敌吗?”我问。

    马王爷想了一会儿,才道:“这年头,做生意,有几个对头是正常的。但要说死敌的话,应该是没有。”

    “你没有骗我?”

    “你眉心处的伤疤,难道不是与人搏命让刀尖刺中了吗?”我追问道。

    马王爷尴尬了:“大师,说来丢人。这是我与我亲大哥马百丰,起争执误伤的。”

    我看了一眼马王爷,见他不像撒谎,便没细问缘由。

    用清水洗掉老女人脖子后的“黑龙勾玉纹”,我说:“您老人家若有怨气,不该来找我,该去找利用你的人。”

    之后,我让马王爷把老女人尸身带走,他日寻到老女人的家属,再带回去安葬。

    这也算做了件功德善事。

    “大师,看过我们家,今晚就能结束了吗?”马王爷处理完事情,着急地问。

    “子时还没过,那鬼还会来的!它发了愿,今天必须要实现!”

    我要了一支烟,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

    不过幸运的是,道家九字真诀真能派上用场。

    车内守着马亦菲的刘司机早已晕厥,他的脖子遭遇重击,好在并无性命危险。

    马亦菲体内的煞气不简单,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常人无法抵御。

    若不是方口罐子忽然显灵,现在的状况还真不好说。

    想到这里,我不由为自己把方口罐子带在身边,感到庆幸。

    爷爷说,这罐子比我的命还重要,诚不欺我。

    这让我更期待先天之虫出世的那一天,这毕竟是我的血肉。

    抽完烟,车子半个小时后,到了马王爷家外。

    这是一处非常豪华的别墅群,依山傍水,风水位置极佳,能在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贵。

    山为山龙,水为水龙,此地玉山绕水龙,藏风纳水。西边白虎之位,更是叠绕成形,明堂所在,视线开阔。这应该是由风水师精心挑选的地方。

    “大师,不是我吹,我们这个别墅群,是大师选址的。住在这里的人,飞黄腾达,福泽绵延。”马王爷介绍道。

    我平静道:“看看再说。”

    等靠近马王爷家的时候,我便感觉别墅阴气萦绕。

    更有几股微弱的血臭味。

    一路看来,十九栋别墅,唯独马王爷这栋别墅,显得格格不入,大有凶宅之色。

    从风水上说,吉地养人,住在这里的人,财势运道皆是亨通。

    那么在一片吉地,会不会存在凶地呢?

    从概率上说,存在。

    物极必反,吉到头,就会成为凶。

    可马王爷这栋别墅,在别墅群里,属于风水眼,乃是上上吉地。

    自然不会变为凶地。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有人动过手脚。

    “它会不会在屋里面等着我们?”车子停下后,马王爷不敢下车。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进去看看!”此刻,我反而冷静了。

    “爸,我信大师的话。我们进去。”马亦菲倒有些魄力。

    我把刘司机背进房里,不由地大口地喘气,两次使用九字真诀,已经让我有些吃不消了。

    “爸,我去给妈和弟弟上香,希望他们保佑我们顺利度过今晚。”休息一会,马亦菲说。

    “我正好想四处看看。我陪你走走。”我说。

    二楼,有一间专门的房间,供着一个女人与男孩照片。

    女人看起来贤惠,男孩则非常地可爱聪明。

    “妈妈,弟弟!如果今晚过不去,我就下去陪你们了。”马亦菲的泪水流了出来。

    我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口,检查整个房间,却没有感觉到阴煞之气。

    我也没有劝马亦菲。

    因为,在风水玄门,有一个天大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