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3 章 杀人绝技

第 3 章 杀人绝技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章杀人绝技

    那笑容一闪而逝,两人很快消失在黄昏中。

    相逢何其短暂。

    他们走后,我心头再次涌上无尽孤独感。

    我摸了摸方口罐子,也许,只有它才会永远的陪着我吧。

    我突然想起,我忘记问小叔,爷爷为什么让我呆在湘西凤县。

    现在我十八岁了,可以用所学内容,那能不能离开这里,到其他地方去呢?

    好在,小叔去找秦六爷后,或许很快就会回来找我。

    到时候再问也不迟。

    我将纸人藏入柜子里,我便开始练习《十六字神相秘术》,渐次掌握孟家秘术。

    十六字,每一字囊括一门玄术,前十五字我都可以很快掌握。

    可唯独那最后一字,所载内容玄之又玄,一连数日,我都毫无进展。

    蛊!

    我心中暗想,以前爷爷跟我讲,有一门杀人无形的绝技,应该就是《十六字神相秘术》最后“蛊”字篇的内容吧。

    凤县附近有不少苗寨,关于“蛊”的传闻,我多多少少也有听过。

    我本以为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的,却没想到十六字秘术,最后一术就与“蛊”有关。

    我将最后一字内容诵读于心,等以后慢慢参悟。

    不知不觉中,一个月过去。

    叶小媛忽然给我打来电话:“孟无,成绩出来了,我要去外省读书了,你想好志愿没有......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我其实是个好女孩......”

    我打断了她的话:“暑假还早,过段时间咱们再约。”

    电话那边,传来了叶小媛的哭声。

    叶小媛是在向我暗示,她心底有我的位置。

    但多年孤独,让我变的有些执拗,我不会说话,也不知怎么拒绝,就挂掉了电话。

    当天晚上,我头一次,自己喝了酒。

    之后,我每天都在等人来找我。

    寂寞了,我就和方口罐子说话。

    《十六字神相秘术》,我苦练了一个月,再加上之前所学,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遛遛。

    咚咚!

    一天,敲门声骤然响起。

    “你是孟擒虎的侄子?”

    一个白发老女人站在门口,额头上皮肤早已呈枯树皮,双目无神,下巴长着一颗大痦子。

    见到老女人的一瞬间,我全身汗毛竖立!

    她身上毫无活人气息,死了估计有几天时间,脸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水气,像是刚从冰棺里拉出来的。

    莫非我的第一个主顾,是个死掉的老女人?

    我心中震惊,但脸上表情却非常平静。

    “找我有什么事?”

    老女人咧开嘴巴,咯咯怪笑两声,眼珠子像是要把我吞了:“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丢的是你自己的命!”

    我心中咯噔一下。

    看来求我办事的人没上门,威胁我的人,提前出现了!

    我那股好胜之心被她激起。

    “我孟无做事,怎么会受你老妖婆的威胁,滚!”我一声虎啸。

    此时,我的右手已经结了一个九字真言,若这老女人不识好歹,我有把握击碎她身上的魇术。

    这种魇术叫魂牵人,操控死人,利用死人来传话。

    它能吓住一般人,可吓不住我。

    老女人脑袋很僵硬地转动了几圈,咯咯怪叫了几声,方才转身离去。

    我没有追上去。

    拦住一具尸身,没有半点作用。

    枯树皱皮老女人走了后,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此人能使魂牵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自古以来,断人财路,是最容易引起报复与威胁的。

    此番上门,分明是警告!

    如若不然,生死勿怪!

    小叔啊小叔,你可千万别给我安排了一件天大的难事!

    我本想起卦算算吉凶,转念一想,起卦需要消耗念力,威胁我的人提前来了,那要找我办事的人,估计也快了。

    眼下还得养精蓄锐。

    我潜心修炼孟家秘术。尤其是“蛊”字篇,每次修炼,我的方口罐子就会发出一些若有若无的响声。

    接下来的三天,连下暴雨。

    暴雨过后,天气骤然凉快了不少。

    我看了眼日历,心中一惊。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民间称作“鬼节”。传说这一日,鬼门大开。

    鬼节来临,乃是阴气最重的一天。

    找我办事的人,必定在今晚找我。

    中午,我下楼吃饭,吃饱饭后,顺着巷子遛弯,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突然追上来。

    我大喝一声,抬脚踢过去。

    “请问是小孟先生吗?”一个中年男子踉跄倒在地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我挑了一眼,问他:“你是哪位?”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非常警惕。

    “鄙人姓马,是孟三爷让我来找你的,这是他给我的名帖。”中年男子恭敬地递上了一张名帖。

    我心头不由一颤,正主来了。

    中年男子眉心有一处刀疤,像第三只眼。

    我便称他马王爷。

    他眉心处有刀疤,再加上右边眉毛有断痕,额头微微鼓起,这是兄弟不合,早年丧妻,中年丧子的面相。

    我接过他递上来的名帖,果然是小叔的。

    我收好,名帖用过一次之后,就要收回,这是玄门的规矩。

    “为什么鬼鬼祟祟跟着我?”我问。

    “我不太放心,毕竟我的事情很棘手,若你没有能耐,我也不好开口!怕害了你!”马王爷尴尬道。

    我并不生气,小叔的名声很大,有很大的能耐,但并不代表我就有大能耐了,马王爷有这样的顾虑,也是正常的表现。

    他其中一句话,倒引起了我的好奇。

    他怕害了我!

    在马王爷来之前,的确有人找过我麻烦。

    “马王爷,已经有人找过我了。”我云淡风轻地说。

    “已经有人来过了?什么人?”马王爷额头上沁出了汗水。

    “一个死了的女人!”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马王爷叹道:“在这之前,我找了三个风水先生,三人应诺下来之后,可事情还没开始,就死了一个,另外两个都疯了。”

    听到这里,我惊出一身冷汗。

    已经有三个风水先生出事了。

    我初出茅庐,能胜得过那三个风水先生?

    小叔啊小叔,你可真给我安排了一门天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