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开局:爷爷会算命 > 第 2 章 小叔

第 2 章 小叔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章小叔

    等待叔叔的日子,格外漫长。

    漫长之余,我翻烂了带来的古籍,又在凤县转悠、游历。

    可少年时代的空虚与孤独,是书籍与游历都无法填补的。

    青春灿烂的日子,我开始对异性产生好奇感。

    只可惜,我太不显眼。班里女生,很少正眼瞧我,总叫我穷鬼。

    叶小媛除外。

    她是我同桌,个头高挑,身材好的不得了。

    以前有两个同学欺负我,是叶小媛找了会打架的同学,帮我解决了麻烦。

    她总喜欢翻我的古籍,缠着我给她讲古籍上的风水相术,用香香的头发扫我的鼻尖,钻在我怀中睡觉。

    那段时间,我身上每天都是叶小媛的香气。

    可惜,高三上半年,叶小媛恋爱了,对象是那个会打架的同学。

    过了一段时间,叶小媛眉眼处有了变化,从相术上来讲,预示着叶小媛有了身孕。

    那一刻,我懊悔万分,多么希望自己不懂相术,什么也看不出来。

    又过了一些日子,叶小媛找我聊天,她身上多了一股微弱怨气。

    她已经把腹中孩子打掉了。

    “孟无,你准备报考哪个学校?”叶小媛问我。

    我摇摇头,“家里穷,可能不上大学了。”

    叶小媛感觉出我的态度,问道:“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说话了?我与沈浩楠早就分手了,我还是个完整的女孩子。”

    我眼角抽动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与叶小媛不欢而散。

    那一刻,青春期的爱情懵懂,在我心中死了。

    我变的更加孤独。

    我渴望美好的爱情!渴望赚钱!

    就这样,我孤单影只的过着。

    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出生日期,但按照日期推算,我应该满十八周岁。

    那天傍晚,我在房中推演《易经》,忽然得到第五十三卦“渐卦”,此卦表示事情“渐次向前行进”,君子守善,好事降临。

    莫非有什么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先是电闪雷鸣,暴雨送走了夏日的燠热。

    咚咚!

    两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我打开门,一个沧桑的男人站在门口,身上沾满了雨水,一双漆黑通幽的眼睛,犹如大海般深邃。

    “孟无!”那男子亲切地喊道。

    “小爸!”我立刻反应过来,欢喜地喊道。

    我从这个沧桑的男子身上,感觉到一种神秘。这种冷酷神秘的感觉,在爷爷身上也能清晰地感觉到。

    一瞬间,我就断定眼前的男子,便是我小叔,孟擒虎。

    跟小叔一起的,还有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

    “她叫方有容!”叔叔说。

    我与她目光对视,点头问好,心中一动,感觉她与我一样,同样是个孤独的人。

    她穿着一件朴素的灰色衣服,却掩盖不住冰清玉洁。

    美得惊心动魄,美到极致。

    我年少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

    简单地寒暄之后,小叔将一个布包交给我,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本叫做《十六字神相秘术》的书。

    “孟无,你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观看此书!书中的内容,若有不懂,不要问我,只能靠你自己领悟。七天之后,将书还我。除此之外,老头子还有什么嘱咐吗?”小叔并非拖泥带水之人。

    我将贴身放好的锦囊取出来,递给了小叔。

    小叔打开之后,眼珠扫动,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

    沉思了十几秒钟,他拿出打火机,将布片烧掉,说:“孟无,老头子真给我留了一个难题。容我三思。这七天,你好好看书,方有容会给你做饭!我要出门了!”

    没等我问清缘由,小叔便匆忙地离开了我的住处。

    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居住,忽然多了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

    我有些不适应。

    方有容的话很少,水汪汪的双眸,可偏偏让无限的悲伤占据了。

    我忙着看书,不分白天晚上,只有吃饭的时候,两人会聚在一起,偶尔能聊上几句。

    “你是哪里人?多大年纪了?”吃饭的时候,我问她。

    方有容礼貌答道:“我没有家,是跟着孟三爷一起走江湖的。女孩子的年纪,你不要问。”

    万万没想到,方有容会称呼小叔为“孟三爷”。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会跟着小叔跑江湖。

    我本想问她有什么伤心事,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相处了一个星期,我总觉得她身上蒙着一股忧伤感,这种感觉,却对我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

    一星期后,小叔回来了,还带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纸人。

    纸人做工精细,整个人的大小、身高以及五官的样子,几乎与我一模一样。

    “是按照我的样子做的吗?”我好奇地问。

    “没错!”小叔点点头,“它可以替你挡一回灾,记住,不要让它沾上人血。”

    “后面能不能躲过去,就看你自己了。忙活了几天,咱们来喝酒,你能喝酒吗?”

    听到喝酒,我忽地想起,爷爷下葬后的那晚,我大伯与我爸哭得肝肠寸断。

    “成年了,可以喝酒了。”小叔替我做了决定。

    一瓶最普通的蓝盖二锅头,再加上几样小菜,我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小叔。

    “黑龙玉勾纹!七大鬼王黑面纹!秦老狗好手段!这件事情,我要找他好好聊聊。”小叔深邃的眼中闪出一抹怒意。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这方口罐子里面的......先天之虫,什么时候出来。”我问小叔。

    爷爷说过,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小叔会告诉我答案。

    我等了三年,终于能有一个答案了。

    我取出方口罐子的时候,方有容眼眸闪烁,朝我这边看了两眼,欲言又止,却没有说话。

    小叔忽然喝斥道:“这是你的虫子,你岂能询问他人!”

    我没想到小叔会训斥我,便低下头没敢说话。

    小叔笑了笑,说道:“很快就会有人拿我的名帖来找你了,你可以出去办事,自己赚钱了!你比我有天赋,以后可以扬名。记住,如果有人找你去湘西苗寨,千万不要答应!”

    办事的意思,就是可以入玄门,自己赚钱了!

    我心中一喜,多年期盼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当酒菜一扫而尽,小叔言尽于此,走了。

    多年的闯荡,让小叔生性阔达,嫉恶如仇,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令我羡慕。

    方有容也跟着起身。

    “方姑娘,你跟我小爸一起去找秦六爷吗?”我问。

    方有容看了我一眼,她说:“不!我要去另外一个地方。”

    “那我们还能见面吗?”我悲伤的问。

    方有容却道:“本就是萍水相逢,何必期盼见面!”

    这时,小叔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佳偶天成,上天注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发生的。若时机未到,强求也没有用。”

    这话,颇有深意。

    小叔与方有容是傍晚时分来的,离开的时候,同样是傍晚时分。

    我心中不忍分别,送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

    分别后,走出几步后,方有容忽然驻足,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目光落在我腰间的方口罐子上。

    忽然,方有容嘴角翘起,露出了一丝令人费解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