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一只镯子的修行史 > 28.第二个心愿(12)

28.第二个心愿(12)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月问起时,风楚却没有直接回答,问她道:“除了阿香和阿丁,秦菲菲还有哪些尾巴留下知道吗?”

    林月想了想,“她的丫鬟和心腹下人。”

    “除了他们呢?想想秦府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风楚引导林月问道。

    林月仔细想了想,“嗯,那个买货的商人,他应该是秦菲菲安排的,还有她串联谋划秦府资产的商人。”

    风楚点点头,“对,这几天虽然我们重点放在了阿香阿丁身上,但知道秦菲菲真面目的而且肯定有证据留下的就是那些商人了,我们下一步就是要那些商人送上证据。”

    林月愣了下,想了想,“这要怎么做?他们和秦菲菲一伙的,得了利益,不会那么容易给秦菲菲证据我们吧。一旦证实了这个,也就是他们陷害秦府的事也会翻出来,他们自己的利益也保不住。”

    风楚笑了笑,“他们因为利益结合到一起,也会因为利益翻脸!”

    风楚具体计划没有十分仔细的详说,只让林月仔细看着,后面有些事可能要麻烦秦嫣然,到时候让林月和秦嫣然沟通。

    风楚回到客栈已经是午后了,阿香和阿丁果然还好端端的在客栈,秦菲菲并没有派人来,或许也是知道白天客栈没那么容易强行带人走吧。

    风楚叫来酒菜,让林月附身吃饭,林月开心不已,虽然吃了好几次,但是林月还是念念不忘,何况能离开那个白茫茫的空间,真实的站在外面,面对着世人也很让人心动。

    吃完饭,林月问起风楚计划,听到风楚说下午要逛街。林月很是疑惑,风楚这是要干什么吗,虽然林月很喜欢逛街,但想起前天逛街累的不行,偏偏很多东西不能买不能试,漂亮的衣服首饰胭脂水粉,她一不小心就会引来店老板侧目,想了想,还是不附身了,回到空间,看看风楚,看看他要干什么。

    风楚问林月,让秦嫣然说下他们秦家的产业。

    秦嫣然上午看过父母的墓后,发泄出来后,心情已经平复了。看着风楚的行动,见他问起产业,若有所思,很快就说出了秦府之前的所有产业分布。

    秦家是山语城首屈一指的富贵人家,最开始产业主要以布匹为主,城里的布店丝绸店基本都是秦家的,后来发展还包括成衣店,刺绣秀坊,染料店等各种相关产业,城外有很多的农田田庄,还有很大一个种植棉花的产地,能自己种植棉花,纺织布匹。在秦家出事前,秦府的生意如火如荼,谁也没有想到秦府会一夕崩塌。

    秦府出事后,秦家将所有的店铺出售,城外的农田田庄和棉花产地也被卖,只留下一件小布匹店,那是秦父留着给秦嫣然维持生计的。不过秦嫣然却并没有用上。后来听阿香说秦菲菲将秦府的一半商铺都收回来了,但秦嫣然并不知道是哪些商铺。

    风楚听完后,就在城中秦府以前的各种布匹店,成衣店,刺绣秀坊,染料店走动,打探他们的老板。风楚的贵公子形象很有诱惑力,即使风楚并没有买什么东西,只是随意打探几句,那些掌柜的也将自己的东家名号报上了。

    从城南到城西逛下来,已经逛了十几家了,天色暗了下来,商铺纷纷开始准备歇业。但城西还没逛完,还有城东和城北也没有逛,风楚准备明天继续逛着打探情报。

    林月看着这一下午十几家店铺逛下来,看着都觉得有些累,但看风楚却并没有什么感觉的样子,深深佩服,果然有目标,男人逛街能力不比女人差!

    看了一下午,林月也大概明白了,风楚是要打听出秦府的产业现在都在谁的手上,在谁手上就能知道和秦菲菲联手的商人是谁了。有了目标,再制定行动就容易多了。

    “其实,你这么有钱,给点钱别人,让他们帮你打探也可以吧?”林月看风楚明天似乎还要逛一整天的样子,问道。

    风楚点点头,“的确可以,不过自己来做效率更高,能知道哪些店铺更有价值,和人谈也会顺利些。”说完想了下,继续道:“而且还能让有心人看到,能继续惊一下蛇。”

    林月想了想,没有问风楚要和谁谈,想起这两天他一直不在客栈,问道:“那阿丁和阿香就这样留在客栈不怕出事吗?”

    “没事,我给阿丁留了张符。如果有事撕掉符纸我就能感应到,会立即赶回去。”

    林月惊奇道:“符?什么符?什么时候给的呀?”她第一次知道风楚还有符。

    “这只是修行的一些小手段,等你踏入修行了也会的。看,这个是感应符,在方圆百里都有效果。”风楚说完掏出一张符,是一种白色的符纸,黑色龙飞凤舞的线条画在上面有着奇异的韵律。

    林月空间画面中看不真切,附身直接手上看了很久。

    “不知道我要修行多久才能有这些本事!”林月很是羡慕,依依不舍的解除附身,回到空间。

    “不会很久的,其实白天的事也可以当修行。”

    “这个也能算修行吗?”

    “当然,并不是晚上那个才算修行,日常的经历也是修行的一种。你帮人完成心愿这个也是修行!”

    林月虽然还是有些模模糊糊不理解,但也没再问了,天色已晚,月亮也出来了,两人就继续月光下吸收月光修行。

    第二天风楚继续逛,逛到一半时,风楚感应到给阿丁的符纸被撕了,随即赶回了客栈。

    客栈果然有些闹腾,阿香房门外有不少人围观。房间里,七八个秦府下人和阿丁对峙,店小二也带着几个人站在中间。

    那几个秦府人要带走阿丁及阿香,阿丁一人拦在前面,店小二在中间调和,看到风楚回来,立即着急的喊了声,“风公子,你可回来了!”

    阿丁也松了口气,那几个秦府下了看了看风楚,领头的一个朝风楚行了个礼后说:“这位公子好!这两位是我秦府下人,却不好好待在府中,他们契约都在府里。今日我们要将他们带回府中,还请公子放行!”

    风楚站在阿丁前面,看向那人,“我之前和秦菲菲小姐沟通过,这个丫鬟要在我这里待几天,她重伤未愈,不易挪动。你们带走她就是要她死,相信秦小姐那么善良肯定是不忍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