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君心待我如初 > 102.第九十七章 秘密花园

102.第九十七章 秘密花园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绵儿领着林知几人将这族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逛了一遍,其实也就是沿着海岸边走了这么一圈。莫彩彩沿途身不由己的直打哈欠,她还以为能看到什么大不了的奇妙景色,殊不知无聊的简直可以堪比人造小公园。富丽堂皇的房屋自是在这里看不见的,那朴素无华的也不是很多,那种不土不洋的建筑倒是屡屡可见,也不知当初建造这里的人是怎么个想法,除了族长居住的是个像模像样的宫殿,其他各家各户住的都好像是在模仿其他城市的房子,有圆形屋顶的,也有正常屋顶的,木头的,石头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的各色房屋。

    林知一向都是有问题就知道询问的好少年,他问道旁边漫不经心带他们逛街的绵儿,“北方部族的先祖们,将建房子这块把握的很是奇思妙想啊,每家都不尽相同,难道每一家的审美都不一样吗?”

    “殿下,我们这儿的房屋皆是族长大人构思的,且我们都十分满意。”绵儿看鬼似得看他,好像话外的另一层意思是,‘少见多怪吗?难道你们不觉着我们的房屋很值得欣赏?’

    “哦,呵呵,看不出族长大人如此年轻,还能设计出这么多有特色的房屋啊...”林知打起了哈哈,对绵儿的回答存了七八分的不信任。

    心知他们不会轻易相信,绵儿也不生气,她们北方部族的族人们对她们族长大人的尊崇之心,岂是他们这些外人所能明白的。

    “各位,族长大人之前吩咐绵儿,逛完之后,若是各位赏脸,还请各位一同前往用膳。”

    “好,恭敬不如从命。”

    听到这母族长如此客气,林知他们倒也乐的成全人家的心意。

    绵儿笑容可鞠的又领着他们走了一段,在经过一段并不算好走的长满藤蔓的石子道后,便是到了他们晌午要用膳的地方。

    “呀,真美!”

    莫彩彩和覃可可二人不禁叹出声道。

    还以为这绵儿要带着他们又去到什么大殿啊,还是什么随意摆的圆桌之类的旁边吃饭,哪知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中满了各种奇花异草的一个小花园,青青绿草,花香四溢,花园中央是一抹小水池,水池旁是一座茅草搭建的凉亭,格局即不显得突兀,反而与之很是相得益彰。

    真的没想到在海边还能看见如此多的花花草草,两个姑娘家都被美景吸引去了注意力,都不由自主的走到百花丛中,蹲下身去欣赏。

    元欢的眉头皱了皱,他心道,‘在海边,能培育出如此多精品的花来,可见母玉棠的心思...’

    他甚是个喜花之人,对花也颇有研究。当第一眼见到这幅光景之时,着实是让他小小的吓了一跳,养花是个技术活。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将花养好,养到任何人见了都能心旷神怡。而很明显的,这位母族长是真真的做到了,殊不知是母玉棠自己的能力卓越,还是这族里另有高手在...

    再抬眼看到蹲在花丛边的莫彩彩与覃可可之时,元欢不由的也跟着心情愉悦起来。

    “她们二人比之这些花儿还要娇美上许多啊...”

    “嗯。”

    林知难得与林野默契无比的一同应道。

    三人彼此看上一眼,皆都会心一笑。

    “你们三个站在那里做什么呢,快些过来看看,有些花儿连我都没见过呢!”覃可可撅着个嘴,朝着他们喊道。

    林知故作嫌弃的屁颠颠的跑了过去,在她身边蹲下。

    “让你平时多跟在博学的本殿下后面学学,看吧,没见识了吧。”

    “呸!就你还博学...哼,谁人不知大殿下你之所以品茶赏花样样在行,还不是为了讨姑娘的欢心,坊间的传闻可不是随意编造的,我的殿下啊,您的博学可真都用在了“花丛中”了呢!”

    “你且听那些人瞎说什么,本殿下何时霍霍过其他姑娘,这么些年,不就盯着你一人霍霍了吗?!”

    “你可快别这么说,要是被王城里那些整日追着你跑的女子听见了,还不得扒了我一层皮下去,本姑娘还要稳稳当当的做人呢,你且离我远些!”

    乍听可可和林知又要吵起来,莫彩彩相当识趣的移动到了两人中间,插嘴道:“哎哎哎,你两打情骂俏的也看看场合呗,还把不把我们当人看了,这就无视了?”

    “哼!”当事双方哼了一声随即将身子转到别处去,不再理会对方。

    “咳咳,那,那让我看看,是哪朵花入了覃姑娘的眼,却叫姑娘不识的。”元欢轻轻的咳了一声,在覃可可身旁蹲下,笑咪咪的问道。

    覃可可顺手向着一个方向指过去,“就那朵,看见了吗,紫色的,妖艳极了!”

    “覃姑娘,那是我族的族花,你自然是没有见过的,它只能生长在海边,我们称它为紫蔓藤,它一年只开一月,一月只开十日,各位也是来的甚巧,正好碰上一年一次的花期。”

    还没等到元欢解释,绵儿便抢先答了,她的语气相比之前要冷淡了许多,身为女子的直觉告诉覃可可,这个绵儿对元欢很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这也不稀奇,要说现在这里最美的人儿,排除男女之别,那元欢可真是要比他们都要美上好几分的了。可别说绵儿对元欢有想法,若不是和他相处的久,怕也是要痴迷一下他的美色的。

    “原是贵族的族花,难怪能如此艳丽而不失娇贵。”元欢毫不吝啬的真心夸赞道。

    感觉到他真诚的绵儿,俏脸微微的红了红,柔声说道:“元公子,好眼光。”

    莫彩彩同覃可可一齐默默的翻了个白眼,都说女子祸水,她们两可不这么认为,就在他们这几个人里面,论祸水,还是元欢最为贴切。林野美倒是也美,就是冷淡了些,很少能看到他脸上有什么表情,这就不能和一直挂着迷人微笑的元欢比了。论谁都会对元欢的第一印象更深些吧,毕竟看着是可以去接触的人。

    欣赏完花草的几人被绵儿邀请到了凉亭内入座,彩彩照常挨着林野坐下,绵儿的眼神闪了闪,将林野另一边上的位置给抢了过来。

    站在一旁的林知看着她的动作却仍不以为意的坐到了元欢的身旁,覃可可却只能坐到了凉亭的最外面,她瞪了林知一眼,‘作甚抢我位置!?’

    ‘你可以去抢绵儿的位置啊。’林知回以一瞪。

    二人虽没有开口,眼神的交锋却是激烈万分的。

    其实坐哪儿吃都是差不多的,可问题就出在这个绵儿不是对元欢有意思吗,怎么会坐到林野身边去了,难道这么快就变心了?

    不,他们显然是想岔了。

    “呵呵呵,几位游玩的可都还尽兴?”

    柔软娇美的声音从凉亭外的另一条走道上传来,原是那母玉棠慢悠悠的向他们走来了。

    只见她好像又换了一身衣服,一袭白衣落雪使的她尤显纤细柔弱。

    绵儿赶紧站起身迎上去,将她搀扶进了凉亭内,并在方才她坐的位置上坐下。

    “母姑娘和我们一起用膳?”林知有些明知故问,他真的不甚喜欢这般像她如此的女子,太过于..过于..过于做作!

    “不知殿下是否介意?”

    母玉棠缓缓低下头,尽让人觉着林知方才的那一句话似乎是说的有点严重。

    莫彩彩默默的抽了抽嘴角,您都坐下来了,还装什么装...

    “母姑娘真会说笑,今日由着绵儿姑娘领路,倒是让我们这些人见识到了贵族的风土人情,很是别有风格,还有这里,真的是很让我们赏心悦目啊。”元欢适时的开口道。

    “哪里哪里,我们北方部族的族人们都比较有想法,都喜欢将自己的住处仿制成外面城市的房屋那样,我身为他们的族长,自然是要为他们添砖加瓦的。平时我也没什么大事,身为女子,自然喜欢摆弄些花儿草儿什么的,倒是让各位见笑了。”

    “母姑娘,不必如此谦虚...”

    二人客套起来尽没完没了了,林野看到身旁对着石桌上的菜眼睛发光的莫彩彩,于是打断他们,问道:“何时用膳?”

    “额..”

    母玉棠愣了半晌,而后立刻笑道:“呵呵,看我光顾着与元公子说话了,殿下快请,请用。”

    林野朝她点点头,便夹了一筷子菜往莫彩彩的碗里放。他早就发现彩彩盯着那道菜垂涎欲滴很久了,只是碍于外人在场,礼节还是要等主人家开口的。他心疼的赶紧为她布菜。

    终于可以吃饭的彩彩,很开心的大快朵颐起来,她认为到哪儿都不能将自己饿着。不过在林野身边待久了,好像也没将她饿到过,还每每都有好吃的送进她的肚子里,在这一点上,莫大姑娘很是对林野林二殿下满意的不行不行的。

    将这些看在眼里的母玉棠微微沉了沉脸色,但很快又辛勤的想为林野的碗里添上一道甜食,“殿下,尝尝这道,甜而不腻。”

    林野皱眉,他从不吃别人夹给他的东西,随即说道:“多谢,我不吃甜食。”

    “那,那...”母玉棠的小脸一白,筷子伸到半空,不知是前进还是后退,颇有些尴尬。

    “我家老二确实是对甜食过敏。”林知笑着对她解释,其实林野是吃甜食的,但他从不吃别人给夹的甜食。

    “哦,即是如此,倒是我粗心了。”

    母玉棠小心翼翼的将筷子收回来,端起面前的酒杯对林野敬道:“还望殿下不要介意才好。”

    林野摇头,淡淡的回道:“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