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我叫唐幺幺 > 315.第315章 收回分身

315.第315章 收回分身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朵光明花是不是失去了自主意识?她竟然开始收敛花瓣了。”我说话的时候,秦轩辕也注意到了,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几位恩人,你们小心啊,这光明花只怕是感应到威胁了。”石兽翻了个身,看着空中的光明花,顿时大惊失色。

    “石兽,你去躲起来吧。”神龙溪云看到石兽那瑟瑟发抖的样子,叹息一声,吩咐道。

    石兽连忙哒哒地跑远了。

    看到石兽逃跑的背影,我顿时感觉好笑,这石兽胆子这么小,身体却这么结实,难怪实力这么弱,也能活到现在啊。

    “我决定了,这次出手就把所有的分身都收回来,省得它总是给我们找麻烦。”我大声宣布着,目光如炬地注视着那朵栀子花杖。

    “好,我们配合你。”秦轩辕沉声道。

    神龙溪云三人对视一眼,立即腾空而起,栀子花杖的花瓣竟然快速收拢起来。

    “不要让她合拢。”秦轩辕传音道。

    神龙溪云和慕思龙微微点头,掌心分别飞出一道光芒,将栀子花杖的花瓣给牵扯住,秦轩辕则趁机出手,攻击了栀子花杖的主体。

    我拿出青青魔笛音,低沉轻缓的旋律让栀子花杖的反抗变得迟钝了一些。

    但秦轩辕他们的攻击,却也引起了其他生物的注意。

    四角蛤鱼兽背后长出了一对翅膀,缓缓地朝着空中飞来,其他能够飞行的生物,也同时飞入了高空。

    这些生物很容易丧失理智,远不如迟钝的石兽,石兽至少会考虑长远的未来,而这些生物就只看重眼前的得失,所以,他们是不会允许光明花被人破坏的。

    “嗖嗖”

    数道身形出现在秦轩辕他们附近,即刻就展开了围攻,好在我们吃了黑莓果子,实力也能正常发挥了。

    “轰轰”

    面对那些生物的袭击,秦轩辕可是毫不留情,几道光柱落下就将那些生物全部轰成了碎片。

    神龙溪云和慕思龙也都没有留手,围攻的生物全部被击退,包括那貌似很强大的四角蛤鱼兽。

    远处,富秋城的城主赶来了,他带着数百位卫兵,气势汹汹地杀过来,但还没有等他靠近,慕思龙冰冷的双眸便注视着他了,城主还没有动手,就被一个巨大的光团砸中,连带着卫兵一起,狼狈地掉落在山谷中。

    小王子安源看到自己的父亲落败,掉头就跑,但是,他却不是落荒而逃,像是要回去搬救兵似的,跑得很快却并不慌张。

    城主看到安源逃跑,以为这孩子害怕了,但是并没有难过,反而认为自己的儿子懂得保全自己,高兴还来不及呢。

    突然间,天地变色,绿色光芒再现,但是没有超过一秒,天地便陷入了黑暗,在巨大的爆炸声中,大家只看到一束微芒射入了山谷中。

    秦轩辕他们知道我成功了,便迅速来到我身边,准备一起前往城主府。

    为了不延误战机,我们立即就出发了。

    我们的身形朝着城主府飞去的时候,城主顿时慌了,连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赶回去,但是他的速度,怎么可能追得上我们。

    “前面就是城主府了吧,这么夸张的造型,也是有个性啊。”慕思龙看到那个花型的城堡,打趣道。

    “大家小心。”秦轩辕突然停住了,提醒道。

    城主府上空,出现了五团微弱的光芒,那是装在袋子里的栀子花杖,而光芒的中心就是安源小王子。

    “早知道你们是祸害,在见到你们第一面的时候,就该杀死你们的。”安源小王子十分愤怒,但他倒是机智,竟然想到用栀子花杖来对付我们,只是不知道,这小王子打算怎么操作。

    “这个东西,本就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来拿回自己的东西,怎么就是祸害呢?”慕思龙双手环胸,不屑地说道。

    “你胡说,这是界主赏赐给我们的,才不是你们的。”安源小王子生气的样子,倒是有几分霸气,可惜实力太弱,要是他想强行操控这五朵栀子花杖,他的身体必然会崩溃的。

    第一次见面以为他很强呢,原来是我们自己变弱了,现在再见的时候,他的实力还是那样,却远远不如我们。

    “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我们的东西,你要么乖乖交出来,我们饶你一命,要么,你就只能给这些东西殉葬了。”慕思龙冷冰冰的话语,吓得安源手都抖了,但是这个倔强的小孩子却丝毫不退缩。

    安源虽然看起来是个孩子模样,但是他活的岁月,可不比我们短呢,所以,如果非要出手的话,我们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住手,不许动我儿子。”城主终于赶到了,原来这个小子在拖延时间,不过,就是城主赶到了,就能改变结局了吗?

    “父亲,你来了。”看到城主出现,安源便分了神。

    就是现在,秦轩辕他们同时出手,我也吹起了青青魔笛音。

    “砰砰砰”

    五个光团顿时破碎,这是没有经过处理的栀子花杖,所以,在青青魔笛音的笛声中,它们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一个个散发着微弱光芒的栀子花杖出现在安源面前,安源顿时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形态的光明花。

    他的内心动摇了,“这真的是他们的东西?”

    但也就在他动摇的瞬间,城主来到了他面前,秦轩辕他们也出手了,为了护住安源,城主用自己的身体为安源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咻咻”

    五道光华顿时没入我的眉心,城主的身体也因为受到了攻击,而直接坠地。

    看到父亲重伤,安源的双眸突然变成了猩红色。

    “吼”

    他怒吼一声,身体猛然变得无比巨大,他的皮肤也变得格外坚硬,就像是石头一样,后背陡然分裂出两个身体。

    两张不同的人脸,看到左右两边出现的人脸,安源又愣住了,“哥哥,你们怎么会……”

    当看到这突然变化的安源,秦轩辕他们立即后撤一段距离。

    “安源,这是母亲的意思,母亲用尽所有的力量,就是为了保护你,但是,你的力量还是无法正常成长起来,所以,当我们快要死去的时候,父亲便将我们的思魂融进了你的身体。”

    “安源,是时候我们兄弟三人一起战斗了,用我们的力量来守护富秋城,你做得到吗?”

    左右两边的男子竟然是安源的哥哥,而且还那么淡定,安源听到这些话,双眸中的犹豫顿时消散了。

    “我要守护好父亲,还有富秋城。”安源郑重地道。

    “守护父亲,守护富秋城。”三兄弟异口同声,看得我们有些尴尬。

    这种时候,这个小王子竟然能接受哥哥们占据自己的身体?想来应该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吧,那就让我给他降降温好了。

    “冰河世纪”

    三兄弟还没有好好寒暄呢,就在一瞬间被冻成了冰雕,虽然我只有一半的实力,但这点实力,三兄弟联手也没办法应付。

    城主府也在一瞬间变成了寒冰世界,那些看戏的卫兵,全都被冰封了,他们表情各异,但他们都没有想到,只是一招,便再也无法动弹。

    安源是最惊讶的,他看着空中的我们,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他不知道为什么,即便他变身了,竟然也抵挡不住我们一招。

    “东西到手了,我们走吧,这个黑暗的世界,或许需要好好冷静一番。”我看着远处的城镇,在寒冰中一动不动,淡淡地道。

    “嗯,也是,等我们离开珊瑚界,再让他们解冻吧。”神龙溪云笑道。

    “正有此意。”我说道。

    我们四人随即朝着远方飞去,珊瑚界很大,很大,大陆面积肯定是比隗魔界要大很多的,只是具体有多大,我们的神识也探查不到边际。

    珊瑚界周围的一些云层很诡异,总是能巧妙地阻拦下我们的神识。

    “哗啦啦”

    飞行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听到了流水声,却并未发现这水在何处。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阴森森的,还有奇怪的流水声?”慕思龙环顾着四周,在一片黑暗中,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里还在富秋城地界,不过,我们应该已经来到了城市边缘,只是这水声有些蹊跷,大家都小心一点。”秦轩辕沉声道。

    我扫视着四周,以我们的夜视能力,应该不会发现不了那条河的存在呀,怎么就找不到呢?

    我们继续前行,只是放缓了速度,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看到任何生物,到处一片漆黑,唯一可以看见的,就是奇怪的山石。

    突然,我们感受到一股冲击力,就像被洪水袭击了一般,身体不受控制地飞到了一堆山谷中。

    当我们想要寻找攻击我们的敌人时,竟然丝毫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连同气息也察觉不到。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我们连忙释放神识,周围的一切都是石头,还有几棵植物随风摇摆着。

    这里的诡异不言而喻,我们警惕着四周,等了许久,也没有看到对手出现。

    “怎么回事?刚刚的攻击,不像是有敌意的,但是那么强的攻击,我们怎么会连对方的气息都察觉不到呢?还有这讨厌的水声,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究竟这河在哪里啊?”

    慕思龙捡起一颗小石头,重重地摔了出去,但是石头却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这里……难道,我们就在河里?”我提出这个猜想的时候,我自己也不太相信,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很可能就是这样的。

    我们飞离富秋城很远了,应该是到了边境,只是为什么一直见到的都是这样的景象,就不得而知了。

    “河里?我们就在河里?可是为什么我们感受不到河水,却只能听到流水声呢?”秦轩辕有些不解,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见。

    “我想,幺幺说的应该没错,我们肯定是无意间进入了一条河流,只是这河不是普通的河,河中流淌的也不是水,很可能就是一种能量,可以发出流水声的一种能量。”神龙溪云说道,目光看向了慕思龙。

    “别看着我,这肯定不是什么能量河,要真是条能量河,我还能察觉不到吗,如果非说这是河,那这就只能是条帝夜河。”

    “不过这种东西只在传说中听过,那还是某种生物从星虫口中听说的,我也不知道真假。”

    “传说,帝夜河是一切河流的源头,是一切的起源,它无形无质,却能在不同的环境中出现合适的形态。”

    “比如说,在汪洋星海,它就是晶亮晶亮的能量之海,在人类世界,它就是碧蓝的大海,或者小溪,或者河流,总之,它能根据环境而改变。”

    “它能穿越时间和空间,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不过,尽管如此,谁也不知道帝夜河的本体到底在哪里。”

    “但仔细想想,我觉得这应该不是帝夜河,不过,要是按照这个方向思考的话,它倒是有可能是魔夜河,因为它身在魔渊,很可能它就是创造了魔渊生物的魔夜河,它就是魔渊的源头。”

    慕思龙的分析很有道理,魔夜河,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慕思龙说得这里理直气壮,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吧。

    “魔夜河有多大,我们能穿越它吗?”我没有质疑,只想知道如何离开。

    “这个就不好说了,因为魔夜河是有思想的,它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来决定是否扩大,是否缩小,或者,直接消失。”慕思龙耸耸肩,一脸的无奈。

    突然,周围立即安静下来,那流水声突然就消失了,一点声响也没有了。

    “它是有思想的,难道它还能自己走了?”发现周围立即安静下来,我连忙问道。

    “额,很有可能,因为魔夜河也算是一种生物,不喜欢战斗的生物,或许,它感应到了我们战斗的欲望,觉得无趣,便离开了。”慕思龙有些惊喜,他居然猜对了。

    “魔夜河,我好像听说过,这种生物喜欢装神秘,一旦有人戳穿了它,它就会觉得委屈,然后不再去搭理戳穿它的人。”神龙溪云轻声说道,目光扫视着四周,两只耳朵竖着,周围但凡有一丁点的动静,他都能捕捉到。

    “真是有意思的生物,既然它不跟我们玩了,那我们也走吧。”秦轩辕微笑着,我们对视一眼,立即加速离开了这里。

    飞行了约莫半小时之后,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场景,一些生物,一些山川,还有正常的河流。

    当我们回头看去的时候,那片山谷变成了一个黑雾,什么也看不见的黑雾,一点气息也察觉不到。

    “嗯?居然有生物从富秋城过来了,真是了不起啊,那一片已经是一片死寂了,居然还能孕育出新的生物。”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地恢复生机也是正常的,一些生物破土而出,重新修炼,能够修炼出一个肉身已经很了不起了。”

    “界主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吧,富秋城居然有生物出现了。”

    “可是这些生物是怎么穿越亡魂河的呢,他们就是实力再强,也不可能从亡魂河过来呀,那是只有亡魂才能通过的地方呀。”

    “这几个生物会不会也是亡魂呀?”

    “别说了,别说了,不要打破他们的幻象,要是让他们自己意识到,自己其实只是亡魂,那他们会很快崩溃的。”

    “也是啊,真是可怜,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但如果这就是他们活着的状态,至少他们可以做一个美好的梦。”

    ……

    我们悬浮在空中,听到那些生物这么说,心中很是不舒服,谁是亡魂,你们才是亡魂呢。

    “幺幺,这些生物都是思魂状态,不要理他们,我们继续赶路,这珊瑚界太诡异了,还不如隗魔界呢,好歹隗魔界的生物都是真实的。”慕思龙扯了扯我的衣袖,提醒道。

    “哦,思魂状态,是啊,可是他们为什么说我们是亡魂呢,魔渊的生物,不是管灵魂这种东西叫思魂的吗?”我仔细审视着那生物,果然,他们都是半透明的,忽隐忽现的。

    “思魂,亡魂?有区别吧,思魂就是灵魂,而亡魂,是死者的思魂,所以称为亡魂,他们说,我们刚刚穿越的地方,叫亡魂河?该不会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亡魂河吧。”慕思龙说着说着,目光眺望着远方,远处到处都是这样的生物。

    “亡魂河中能有这样正常的风景吗?”我又问道。

    “不知道,不知道魔渊的亡魂河到底是什么样的。”慕思龙摇摇头,表情怪异地笑笑。

    神龙溪云和秦轩辕一言不发,冷眼扫视着这里。

    “我们,可能进入了玄魔镜世界。”神龙溪云面色难看地说道。

    “玄魔镜世界?那又是什么?和九镜阵的镜子世界是一样的地方?”我问道。

    “玄魔镜是龙族的宝物,玄魔镜世界,就是宝物的内部,和九镜阵不一样,这里更恐怖,九镜阵中,我们只可能被九镜阵的操控者杀死,但是在这里,我们却有可能被自己杀死。”秦轩辕解释道。

    从他们俩的神色来看,我们进入了个了不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