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我叫唐幺幺 > 314.第314章 魔梦之境

314.第314章 魔梦之境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族从诞生之初到现在,只出现过三条魔龙,一条在魔龙渊,一条魔空间,还有一条不知去向。”

    “魔龙是龙族中最可怕,也是最强大的存在,三条魔龙均是从一个龙蛋中孵化出来的,但他们的实力却并不相同,魔龙渊的圣主是最强的,而魔空间那位次之,另一位实力就稍微弱一些。”

    “这三位都很孤僻,不喜欢争斗,也不喜欢热闹,他们就喜欢独自待着,圣地曾经被一些生物入侵,他们也是看不下去了,才出手帮忙,他们几乎无欲无求。”

    “他们经常独来独往,所以,他们的去向除非他们自己说出来,不然谁也不会知道,那一位不知去向的,就是一位寡言寡语的,我猜,他很可能就在魔渊中。”

    “这栀子花杖就是第三条魔龙创造的,后来突然消失了,或许就是那位带到了魔渊,只是不知为何,竟被其他生物所得。”

    “魔梦之境是魔龙当年用来对付入侵者的一个极强手段,现在这些生物被困于魔梦之境中,除非栀子花杖自行停下来,不然,那些生物是无法挣脱出来的,他们会在梦境中死去,然后消失。”

    神龙溪云将魔龙的故事缓缓道来,慕思龙听得十分入迷,目光中带着几分向往。

    “如果那位也在魔渊,会不会在无岸界?既然是无欲无求,若是有人跟他求宝物来护身,我想他肯定也会随手扔出一个宝物,毫不在乎的说,拿去用。”

    慕思龙边说边想象着那个场景,嘴角微微扬起,似是觉得这样很有趣。

    “这倒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他们三兄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若真是这样,那我们这次的收获,可能不止十八件宝物,肯定会有更多。”秦轩辕淡定地说着,对于魔龙他倒是无所谓的,毕竟魔龙是不可能会对我们提供任何帮助的,只要不帮倒忙,他们存在,就如同空气一般,完全可以无视。

    “对哦,有三条魔龙,那我们要是把这些魔龙都找回来,让他们帮忙看守圣地,我们的胜算应该会大很多吧。”

    我有点贪心,三条魔龙啊,那可是能抵数百条上古龙的存在。

    而且,魔龙的实力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弱的,他们的力量,宇宙很难收不回去。这就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优势。

    “做梦呢。”秦轩辕和神龙溪云听到我那么说,立即反驳道。

    “为什么就不能呢,虽然他们无欲无求,但是,找点有趣的事情做做不是很好吗,他们以前是那副懒散的状态,很可能是因为没有遇到强大的对手,现在龙族都要灭绝了,难道这还不能让他们产生战斗的欲望吗?”

    我不服气,我觉得吧,努力争取一下,兴许有戏呢。

    “不能。”秦轩辕和神龙溪云再次异口同声地反驳道。

    “幺幺,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魔龙身上,他们是很强,但是他们也不靠谱啊。”神龙溪云微微摇头,说道。

    “哼,我就不信了,之前在隗魔界的九镜阵中,我听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说,他在等我,我想,那兴许就是魔龙呢,那条不知所踪的魔龙。”

    我微笑着,心中对见到魔龙充满了期待,只要有机会见到他,软磨硬泡,撒娇耍赖全都用上,指定能有一个办法行得通的,只要不战斗,胜利的曙光就在那里。

    神龙溪云看到我如此执拗,只能笑笑,也不再劝说了。

    “你们是不是不管了,这些生物也蛮惨的,等到天明,只怕没几个剩下的了,不如,我们顺手救救?”慕思龙落下一段距离,双手捧起一些清水,边戏着水边问道。

    “哈哈哈”

    看到慕思龙的举动,我们三人怪笑出声,纷纷点头,“救,当然得救。”

    原本是想避免一些麻烦,但是,按照这魔梦之境的屠杀速度,等到天明之后,这里的生物应该就会彻底死绝了吧。

    而且慕思龙在戏水的时候,水面并没有上涨,这就是说,这些水不会伤害我们,栀子花杖自然也不会伤害我们。

    我拿出青青魔笛音,缓缓吹出几个音节,空中的蓝色光芒顿时减弱不少。

    秦轩辕和神龙溪云注视着周遭,一旦那些生物返回,他们就会率先动手。

    “咔咔,砰”

    蓝色光芒消失,天地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地面的生物全部瘫倒在地上,面色惨白,那朵花在光芒消失之后,花瓣全部破碎,整个花朵爆裂开来。

    一道微弱的光芒咻的一下射入我的眉心,融进了我脑海中的栀子花杖中。

    只是,我突然感觉有些头晕,就像是能量突然被耗竭干净一般,但是这种眩晕感只持续了几秒。

    “龙神大人,多谢您救回了我的分身,我一共有七个分身,还有六个流落在外,请您帮忙帮到底,若是您能帮助我找回所有的分身,我定然会帮助您说服魔龙,与你们一同返回宇宙,守护龙族的圣地。”

    眩晕感过后,栀子花杖传来了消息,没想到,竟然还有六个分身,这可得消耗不少时间吧,虽然能帮忙说服魔龙,但是也不能保证成功呀。

    我微微蹙着眉,有些苦恼,那条魔龙果然在魔渊。

    “幺幺,是不是不舒服呀,怎么愁眉苦脸的?”秦轩辕有些担心,将我抱在怀里。

    “栀子花杖说,还有六个分身,但是,她的分身一回来,就会大量消耗我的能量,虽然她说会帮忙说服魔龙跟我们回宇宙,但总感觉,我的能量根本不够她消耗的。”

    我趴在秦轩辕的怀里,有些小颓废,脑子感觉很累,眼皮耷拉着,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睡着了。

    “啊,什么,幺幺,幺幺?”秦轩辕有些惊讶,但是,他还想问些什么,我已经睡着了,叫都叫不醒。

    “栀子花杖的分身会消耗她的能量,她现在有些虚弱,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神龙溪云听到我的话,心中似乎在想着什么,建议道。

    “走不了了,那些家伙回来了。”慕思龙叹了一口气,说道。

    “咚”

    远处的身影才刚刚出现,一道无形的囚牢就将我们四人困住了,这也是慕思龙为什么说,走不了了,因为当他想调动力量对付那些家伙的时候,身体就像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仅仅能说话而已。

    虽然这样的境况不是第一次遇到,但总觉得心里不舒坦,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偏偏要遇到埋伏呢。

    “幺幺没事吧?”慕思龙看着黑暗中,被秦轩辕抱着的我,有些颓废地问道。

    “没事。”秦轩辕回答道,竟然是有气无力的感觉,他们心中战斗的欲望,就像是剥夺了,面对这样的窘境,压根不想着怎么出去,只是漠然地面对。

    “这法术真厉害,竟然能剥夺我们心中求生的欲望,这布下陷阱的人不简单啊,甘愿放弃一朵栀子花杖分身,也要将我们引出来。”

    神龙溪云的意识是清醒的,只是,他不想战斗,也不想反抗,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心态是不对的,但是他做不到,没办法,就像一条鱼,躺在砧板上,看着刀落下来了,也不会想着挪动身体。

    “嗯,对手很强,是我们低估了对方,而且他竟然能掩藏他的身份,让我们察觉不到,这就足以说明,他不是普通的生物,在这珊瑚界,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秦轩辕分析着,声音飘忽不定,仿佛有些中气不足。

    远处的身影靠近了,他们的手中再次拿出一朵栀子花杖,这次,是绿色的。

    那些身影,全都是人首蛇身的生物,他们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而是机械地完成任务,然后返回。

    秦轩辕他们看着这些生物从我们身边经过,他们只是努力抬了抬眼睑,连话也不想说。

    “他们看不到我们,他们居然看不到我们?”慕思龙虽然很丧,但是,他发现了,那些生物根本看不到他们,这是为什么?难道设下陷阱的生物,跟这些生物不是同一拨吗?

    大地上的生物缓缓恢复着,他们从地上爬起来,身上长满了绿色的青苔,不过,他们倒是不在意这些青苔,目光有些呆滞,朝着自己的住处走了回去。

    “将绿色的生机赋予这些生物,呵呵,好有趣的玩法,这幕后操控者,这是该有多无趣啊,才会做这样的事情?”神龙溪云用手撑着眼皮,笑起来有些傻乎乎地。

    秦轩辕在我身边躺下,然后把我紧紧地抱着,双眼皮越来越重,呼吸也越来越缓慢。

    我们四人被一个东西囚禁在空中,没有任何生物发现我们,神龙溪云和慕思龙最后也没有坚持下来,接连睡着了。

    在囚笼外面,一个身影缓缓从虚空中出现,那是一个女人,长着四只眼睛,脸庞很大,鼻子很小,几乎看不到,一个樱桃嘴倒是比较正常的,但这五官组合起来,就有点吓人了。

    那个女人有八只手,下半身是一匹马的样子,白色的尾巴随风飘动着,女人的长发是湛蓝色的,很是好看,长长地披散在身体上。

    “龙神,好久不见呀,还记得我吗,呵呵呵。”女人尖锐的笑声响起,囚笼中的我们却没有任何回应。

    女人伸出一只手,想要将我带走,但是,她还没有触碰到我,我的身体里出现了一团黑雾,瞬间将女人的手抓住。

    “不许动她。”那团黑雾传来冰冷的声音,女人吓得脸色煞白,急急忙忙抽回手,一闪身就遁回了虚空中。

    囚笼不知道是什么被破除的,我们四人醒来的时候,身处那片山谷之中,原先那只石兽就守在边上。

    “哎呀,睡得好饱,好久都没有这样睡上一觉了。”我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感觉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能量。

    秦轩辕他们很快也醒了,看到我正在伸展身体,他们都有些纳闷。

    “幺幺,是你破除了那个囚笼吗?”慕思龙赶紧站起来,追问道。

    “囚笼?什么囚笼?我不知道啊,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在这里呀?石兽,是你救了我们吗?”我看向一旁站着的石兽,问道。

    “恩人,不是我,我只是发现几位恩人沉睡在这里,便一直守在这里,恩人所说的囚笼,我也并不知道。”石兽老实地说道。

    秦轩辕和神龙溪云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有做过任何事情,在那个囚笼中,他们很快就昏睡过去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也是一头雾水。

    “那个,既然不知道是谁救了我们,那就不要去追究了,天上又出现了一朵栀子花杖,我想,还是得将这分身收回来才行,为了魔龙,你们说是吧。”

    “恩人,你们要把这光明花收走,就赶紧吧,我们的身体快要被这绿色的生物侵占了,过不了多久,我也会变成一棵植物的,哎,真是逃脱不掉的罪孽啊。”石兽身上一片绿油油的,我以为这是他给自己弄的掩护呢。

    “哦,也好,趁着这是白日,正是动手的好时机。”我有些小激动,正欲拿出青青魔笛音的时候,秦轩辕按住了我的手。

    “石兽,你说这是罪孽,为什么,你们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伤害界主的事情,亦或是,做了很过分的事情,界主无法原谅你们?才故意把魔光遮蔽的?”秦轩辕的问题,令得原本十分坦荡的石兽变得畏畏缩缩起来。

    “不,不,没有,没有的事,我们是最尊重我们界主的,也十分信赖他,怎么可能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呢,这一切都是误会,而且界主是绝对不会故意伤害我们的。”石兽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已经没有那么足了。

    “你要是不说实话,我们就不管了,反正受罪的是你们,又不是我们。”慕思龙威胁道,抬腿就要走。

    “等等,等等,恩人,只有你们可以帮助我们了,求求你们,把那些光明花都带走吧,所有的光明花,全都在城主的城主府里,那是一个花型的洞穴,等你们到了那里,你们就会知道的。”

    “求你们帮帮我们,我们魔渊的生物不会轻易死去,我们总是会带着记忆重生,所以,无论我们死多少次,都会记得过往的一切,这是很痛苦的,你们不会理解的。”

    “我们并没有对界主做过什么,只是,我们遵循了我们的本能,当年清水界的界主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利用天女为我们转换能量的时候,我们都说了是。”

    “但我们后来才知道,我们的界主原来喜欢那位天女,一直想保护她,但是,我们界主的力量不是清水界界主的对手,我们又都站在了他的对立面,界主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清水界界主将天女带走,后来天女死,我们界主就变了,他捡到了那些宝物之后,他的变化就更大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没有再见过界主出现,也不知道界主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整个珊瑚界完全变了,我们都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无法解脱啊。”

    石兽说这些的时候,都哭了,哭得特别伤心,很显然,他有忏悔,但是其他的生物就未必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竟然跟天女有关,那珊瑚美人放走天女,该不会是得到了这位界主的暗示吧。”我在心中想着,天女的事情,我一直不是很在意,毕竟她的灵魂碎片已经跟我的相融合了,现在仅有那神秘的灵魂碎片不曾与我相融。

    但是那神秘的家伙,也没有对我产生任何的威胁,他要自由,就让他自由地待着呗。

    神龙溪云他们听完石兽的话,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同情心,不过,栀子花杖的分身还是要收回来的。

    “放心吧,那些光明花,我们都会带走的。”神龙溪云声音淡淡地。

    石兽闻言,感激地匍匐在地面,看他这样,难道是在磕头?

    天空中的光明花,不知为何,那绽放的花瓣好像有了意识,在发现我们注视着她的时候,竟然刻意地将花瓣收了几瓣,按照这趋势,那夜色岂不是会提早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