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我叫唐幺幺 > 313.第313章 栀子花杖

313.第313章 栀子花杖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石兽,你们的界主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要说,整个珊瑚界变强于他而言,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处,只不过在场面上,他的面子会比较大一些而已,不过,他已经是界主了,应该不需要那么多强者,来为他撑场子了吧。”

    看到石兽那忧伤的神情,我忍不住打了个岔。

    “恩人,您的问题,也正是我想问的,但是,谁也不知道,界主这么做的真正目的,从表面上看,就是为了诞生更多的强者,到宇宙中寻找天女的思魂吧,但实力太强的生物,却几乎不可能穿越通道,进入宇宙,这就是一个很矛盾的地方。”

    “而且,宇宙的空间远比魔渊大太多了,轻易是不可能找得到的,哪怕找到了,也未必带得回来,即便带回来了,也未必就能复活天女。”

    “为了这么一个几乎不可能达成的目标,这样伤害同界的族人,我实在想不通。以前的界主可不是这样的。”

    石兽的话,像是一个无欲无求的老者,对未来根本不抱有什么希望。

    “该不会是你们界主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了吧,亦或者,你们的界主根本不是原来的那个,现在的界主,是个假的界主。”慕思龙十分笃定地推测道。

    本来是慕思龙瞎说的,却引起了石兽的重视,“对啊,界主后来得到了一个宝贝,从那以后界主就变了,兴许就是那个宝贝,令得界主走火入魔了。”

    “呃……”看到石兽竟然当真了,慕思龙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嘴,不打算再接话了。

    “那是个什么样的宝贝,你见过吗?”听到宝贝两个字,我就两眼放光,不过,我却是没有让石兽察觉到我眼神中的亮光。

    “那是个龙形的扇子,那个扇子后来被界主无限放大之后,便遮住了我们的魔光,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得不使用那光明花来照明的。”石兽认真地回想着,说道。

    “龙形的扇子?魔光?原来你们管那遥远天际的光芒叫魔光啊。”神龙溪云接上话茬,又问道:“你们的界主为什么要把魔光遮起来?”

    “这个,其实不是界主的错,界主当初就是想试试那扇子的威力,可是没有想到,一打开就收不回来了,后来为了这个龙形扇子,界主想了很多办法,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直到有一天,界主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那些光明花,当界主把光明花悬挂在高空之后,界主就彻底变了。”

    “变得极度嗜血,极度好战,对所有的生物都非常冷漠,他的眼中只有强者,但凡有一个弱者不小心出现在面前,他都会愤怒地将对方吞噬掉。”

    石兽想起界主的变化,就恨得咬牙切齿,似乎很想将界主变回来,但是又力不从心。

    我仰头凝视着空中的血色花苞,看到有源源不断的红色血丝从地面飘了上去,那些,应该是死去生物的思魂吧。

    这个光明花,白天奉献自己的光芒,到了夜晚,就要求这些享受它恩泽的生物报恩,这也太过分了吧。

    那些死去的生物,只有一丝丝的思魂会被光明花吸收,剩下的都会被屠杀它的生物所吞噬。

    “幺幺,你在看什么呢,这么专注,一朵花苞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看吗?”慕思龙轻轻推了推我,也抬头看着空中的血色花苞。

    石兽看到我们在看花苞,也抬头认真看了一会儿,“呀,变了,变了。”

    “什么变了?”神龙溪云连忙问道,这石兽一惊一乍的,是不是太浮躁了点。

    “花苞的纹路变了,之前我也有试着观察过这合起来的花苞,但是,每次都坚持不了太久,就会丧失神志,不过,我却记得,那花苞以前就是一条条细小的纹路,现在这纹路啊,居然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了,而且以前都是一条笔直的,现在的纹路竟然多了很多的分支。”

    “仔细看,那些纹路,竟然像一条龙一样,这东西难道是龙族的?”

    石兽越说越害怕,“肯定是龙族的故意送给我们界主的宝物,这龙族的东西,可拿不得啊,龙族的力量那么霸道,岂是寻常生物能驾驭的,这下可好了,不仅没有驾驭,反而被反噬了。”

    “石兽,不要这么紧张,肯定会有办法解决的,你带着你的族人都躲远点,一会儿我们试试能不能将这光明花处理了。”

    我淡然地对石兽着,而后对着慕思龙他们传音道:“这肯定是龙族的宝物,我们得想办法把它收回来。”

    “恩人,你们可得小心啊,虽然没有了光明花,我们会陷入短暂的黑暗中,但是,总好过自相残杀的好啊。”石兽听到我们要处理光明花,十分感激。

    “哒哒,哒哒”

    石兽对着山谷内发出一声无声的警告,不一会儿,很多生物纷纷冒出来,在石兽的带领下,朝着一个山洞走去。

    这些生物中,大多都是石兽,也有一些小型的燕悦鸪。

    “幺幺,你打算怎么做?”秦轩辕低声问道。

    “我觉得呢,青青魔笛音应该认识这个宝物,因为它似乎感受到那朵花的存在,从夜色降临之后,青青魔笛音就有些不安分,好像是兴奋,又好像是悲伤,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将青青魔笛音召唤出来,这笛子竟然在我的手中舞动起来了。

    “我的印象中,龙族并没有这样的宝物呀。”神龙溪云摊摊手,有些无奈地道。

    “会不会是宝物自行变幻了形态,毕竟它们有了灵智之后,是可以根据环境改变自己外形的。”秦轩辕推测道。

    “不管它发生了什么变化,我相信,我们能够不受红光的影响,肯定是因为它感应到了我们的气息,所以,它也必然能感应到青青魔笛音的气息。”

    我说着,就吹起了笛子。

    “呜呜呜”

    清冷悠扬的笛声缓缓传遍大地,空中的血花竟然缓缓收敛了光芒,那些暴走的杀红了眼的生物,突然倒地,就像是全身的力量被突然抽干了一般,不过,他们却并没有死去。

    “嗡嗡”

    花朵缓缓旋转着飘下来,花瓣也在旋转中,渐渐脱落了。

    当花瓣掉落在地的时候,那个地方就出现了一潭清水,黑暗并没有因为花朵收敛光芒而变得更加黑暗。

    因为花瓣掉落之后,里面的东西发出了绚烂的光芒,将这天地照耀得越发明亮。

    “这是栀子花杖?竟然是栀子花杖?天哪。”神龙溪云看到这东西的真实模样,差点惊呼出声,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

    “这是那十八件宝物中的一件吗?”慕思龙突然问道。

    “不,不是。”神龙溪云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栀子花杖,严肃地摇摇头。

    栀子花杖上有一朵非常好看的白色栀子花,花朵散发着微弱的白光,不过这光芒虽然微弱,却能将远方的大陆都照得异常清晰。

    花杖本身是晶莹的白色宝石,上面绘着七条龙纹,七条龙纹都是浅浅的金色,若隐若现的,不仔细都看不到那些龙纹的存在。

    栀子花杖悬浮在我面前,青青魔笛音也悬浮起来,似乎在交流,虽然不知道这两件宝物在交流什么,不过,青青魔笛音应该说服了栀子花杖了吧,不然,它们俩也不会在下一瞬就进入了我的眉心。

    它们在我的脑海中,悬浮在那黑色笛子的身旁,那些碎块在沐浴了栀子花杖的力量之后,竟然缓缓融进了黑色笛子之中。

    我有些无奈,竟然都不跟我打个招呼,就擅自进入了我的脑海,这些宝物是不是也太傲娇了,好歹我也是个龙神啊,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真是不爽。

    不知道是不是栀子花杖感受到我的怒意,它连忙给我传递了一条讯息,“龙神大人,真是抱歉,我现在快没有力量了,只能借助您的神识海蕴养一下我的身体,等我恢复了,龙神大人您想怎么处置我都行,请您不要生气,我真的没有对您不敬。”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等你恢复了,好好跟我讲讲你是怎么来到魔渊的。”我听到栀子花杖这么说,暗暗咋舌,果然是能听到我的心里话啊,这些宝物放在脑海中真是危险呢,一点隐私都没有了。

    “幺幺,你这是什么表情,哈哈,好可爱呀。”慕思龙也不知道看到了我的什么表情,竟然笑成这样。

    “幺幺,栀子花杖跟你说什么了?”秦轩辕可不会那么幼稚,在这种时候跟我开玩笑。

    我瞪了一眼慕思龙,说道:“这栀子花杖没有力量了,只能借助我的神识海蕴养身体,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说,不过,栀子花杖的光芒好像可以使那些碎块直接融进黑色的笛子里,目前那支笛子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身上的裂纹也没有被修复。”

    “等一段时间看看吧,要是这栀子花杖恢复了,兴许可以从她的口中知道,她是怎么来到魔渊的,既然她不是那十八个名单中的一员,那她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单手杵着脑袋,淡淡地说道,目光眺望着远方,那一道道身影,看来是冲着我们来的,被发现是肯定的,不过,来得这么晚,就一点都不担心宝物被我们带走吗?

    “安心啦,那些生物好弱的,自从吃了黑莓果子之后,自身实力就恢复了很多,空间对我们的压制也基本感受不到了,这几个家伙,就让我来对付吧。”慕思龙自信满满地说着,身形就要跃出去,没想到却被神龙溪云一把抓住。

    “慕思龙,动点脑子好不好,现在一片漆黑,那些家伙的夜视能力根本比不上我们,他们想要在黑暗中找到我们,谈何容易。”

    “这种时候,自然是要智取,我们的身份,越晚暴露越好,你这样光明正大地冲出去,虽然看起来很有英雄气概,但是,一点都不明智。”

    神龙溪云这番无情的话语,说得慕思龙无地自容,赶紧摆出一个酷酷的笑脸,“溪云,你来你来,我就在一旁观战,嘿嘿。”

    “慕思龙,你们别闹了,那些家伙不是来找我们的,你们看他们的手里。”秦轩辕压低声音,神色严肃地说道。

    “这……竟然还有一朵花?难道是栀子花杖的分身吗?”神龙溪云看到那些身影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一朵一模一样的花时,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龙族的宝物,是不可能被复制的,因为里面蕴含着龙族十分霸道的力量,但是,若是宝物自行产生了分身,那就另当别论了。

    宝物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产生分身,只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产生分身,然后试图逃离,因为分身就意味着会减弱它们本体的力量。

    但若是本体能保住,就一定可以将所有分身再次集结回来,前提是,这些分身没有被敌人控制住。

    “我们的栀子花杖,应该是遇到了危险吧,没想到啊,竟然还有一朵,要是把这朵也收回来,那栀子花杖是不是可以恢复一些力量呢。”我说着,就要动手将花朵抢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那些身影手中的栀子花杖却散发出蓝色的光芒,这蓝色光芒将大地上躺着的,受伤的,昏迷的生物全部治愈,然后让他们恢复正常的神志。

    看到那朵花这般操作,我连忙收手,这花是栀子花杖的一部分吗,不会吧,为什么颜色不同,作用也不一样。

    那些家伙把花朵用法术固定在空中之后,便离开了,竟然都不打算来寻找前一朵栀子花杖吗,还是说,他们是故意的,想要来个请君入瓮,等着我第二次动手的时候,再将我们一举拿下?

    就在我思忖的这几秒钟,那些家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栀子花杖的分身,蓝色水囚,我们走。”秦轩辕拉着我就迅速冲入空中,神龙溪云和慕思龙赶紧跟上。

    我回头看地面,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水,竟然以极快的速度,缓缓浸满这片大陆,那些生物似乎没有感受到这些水,还有些不知所以地左顾右盼,等水将他们全部淹没的时候,我看到那些生物依旧正常地行走。

    一切都很正常,除了那些尸体,在水里缓缓消失不见。

    “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等到天明。”神龙溪云看着秦轩辕,严肃地说道。

    “好,那就等等吧,至少要知道,这朵分身里到底被注入了多少操控者的意识,如果还有拿回来的可能,就搏一搏,要是没有可能的话,那就放弃吧,不至于为了一根栀子花杖在这里跟他们熬着。”

    神龙溪云十分冷静,看着那朵花的目光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情感。

    “幺幺,不要惊讶,这栀子花杖上有七条龙纹,也就是说,她最多只有七个分身,而我们之前拿到的那个,是她的本体,因为本体永远都是红色的,而且本体才具有沟通的能力,分身是没有的。”

    “我刚刚用神识试探了一下那朵花,她并没有回应我,我想,她的意识应该被抓住她的生物操控了,栀子花杖的能力可大可小,就看掌控者如何使用。”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界主应该是想用栀子花杖控制珊瑚界的生物吧,至于原因,我想只有珊瑚界的界主自己知道答案了。”神龙溪云看到我的眼神,立即给我解释了一通。

    但慕思龙却不是很懂,问道:“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能直接拿下那朵花,要是里面有其他生物的意识,直接剥离那些意识不就好了吗?”

    “如果栀子花杖自己失去了独立意识,那她就会攻击我们,现在的栀子花杖,就是处于攻击状态,而且对我们没有回应,她这个状态,意识肯定不受自己控制了,我们想要等到天明,是因为我们想看看,她开花之后,是否会保有一丁点的意识,只要她有自己的意识,那么,我们将她抢回来,才有意义,不然,她随时都会攻击我们,是很危险的。”

    秦轩辕解释地很直白,慕思龙听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咕噜咕噜”

    地面突然出现很多水泡,那些生物行走在水里,竟然都没有发现那些水泡。

    “噗”

    一些生物从水泡中穿过去,竟然被水泡攻击成了重伤,一口鲜血吐出来,将蓝色的水都染色了一点鲜红。

    可是那些生物为什么还是一点都察觉不到呢,依旧朝着有水泡的地方走过去,悲剧不断地重复着,就像一部枯燥的电影,永远在重复同一个镜头,而且演员都是面无表情的,受伤了也不知道停下来。

    “这是魔梦之境。”神龙溪云看到水中的情景,声音淡淡地吐出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