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中世纪枭雄 > 49.第四十八章:最后防线

49.第四十八章:最后防线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时,凶悍的维京武士们哇啦哇啦地大喊着,手里圆盾组成的盾墙仿佛一道密不透风的大木板,”头发和胡子斑白的米勒舒适地坐在宽大,修饰豪华的室内壁炉旁边滔滔不绝地讲着,“西蒙大人的防御招式在维京人第二次更有组织的进攻下收效甚微。”

    “哇,那爷爷,后来维京人攻破了堡门,杀光了里面的所有人是么?”一个棕发的小孩子坐在老年米勒旁边,清澈透蓝的大眼睛中满是疑惑。

    “不,傻孩子,要是真的杀光了所有人,你爷爷我,西蒙大人,还有一堆现在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们,还能名扬四方嘛?”老米勒哈哈一笑,轻轻拿起旁边精美木桌上一杯贵腐酒,“后来,维京武士们进到了堡门里面,他们的头领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接着,堡内所有人都听见了攻城锤不断撞击堡门的那富含节奏的声音。”

    “天呐,那一定很酷。”小男孩哈哈大笑,忍不住用自己的双手模拟堡门和攻城锤,啪啦啦地敲打着。

    “不不,我的小詹恩,那撞击声并不酷,反而让堡内所有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紧张到呕吐,晕厥,甚至精神失常。”老米勒像是回忆起了可怕的事情,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我们小心地将装满沸水的木桶挪到杀人孔旁边倾倒,因为那些维京人的矛枪手时刻盯着那里,”老米勒顿了顿,像是在努力回想当年的场景,“旁边一个英勇的民兵只不过是从杀人孔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就被一矛枪插穿了脑袋,脑浆四溢。”

    “那一定非常可怕。”小詹恩没有了刚才的开心玩乐,有些身临其境地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没错。你爷爷我将沸水倒下去后,趁着下面的矛枪手举盾躲避还没反应过来时,往下看了一眼,”老米勒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美酒,“他们有了上次被烫伤手的教训,这次紧紧地倚靠在了一起,手里的圆盾组成了一大块几乎没有间隙的木板。大部分沸水只是从大木板的边缘流了下去。”

    “那石块呢?”小詹恩十分担忧地问道,仿佛他当时就是堡里一个无助的孩童。

    “对,我们还有石块,”老米勒兴奋地放下酒杯,拍了拍手,“我当时搬起石头,站在离杀人孔有些远,维京人矛枪手盲点的地方,用力将石块投了下去。马上下面就传来了一声短促的撕心裂肺的惨叫。”

    “你砸中人了?”小詹恩露出了扬眉吐气的笑容。

    “那当然,后来再次用沸水压制他们查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头破血流,一动不动,被放置在堡门内墙角边的维京人,应该是个没啥防备专门扛攻城锤撞门的家伙。”老米勒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一生中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的他此时却为自己当年砸死了一个维京武士而开怀大笑。

    “干得漂亮,哈哈!”小詹恩跟着爷爷一起哈哈大笑。

    “不过,”老米勒忽然语锋一转,面带严肃,“维京人用他们巨大的蛮力用攻城锤一直在锤撞着堡门,当我们再有所发觉时,堡门已经破烂不堪,岌岌可危了。”

    “哦,不!”小詹恩睁大了眼睛,紧张得连呼吸都变急促了。

    “西蒙大人当时让我们留下所有弓箭手,还有两个民兵留守杀人孔旁边,其他所有人都回防到堡门门口。大家手里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武器,围在堡门旁边,紧张无比。”老米勒眉头紧皱,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

    “大人的命令,除了弓箭手,其它所有人都到木堡堡门前集合,”年轻的米勒大声喊道,随后指了指杀人孔边上石堆站着的两个民兵,“你们两个留下,协助弓箭手从杀人孔丢石块下去,从后方支援我们。”

    说完,米勒从墙垛旁边拿起了自己的长矛,紧了紧自己头上诺曼盔的系带,快步跟着民兵们跑下堡墙的楼梯。

    当米勒来到堡门前面时,西蒙,石匠莱安,路德维希以及民兵队幸存的大部分士兵,此时都面带肃穆地看着面前可能随时都会倒下的堡门。

    “大家听好了,维京人并不是什么魔鬼,也不是什么上帝降下的神罚,他们也是人,受了致命伤害也会死亡,所以大家不必恐惧绝望,”拿着木盾和短剑的西蒙大声做着最后的动员,“我们已经在堡墙上和杀人孔那杀了很多维京人了,他们的死亡无疑是最好的证明——那只不过就是一群该死的比我们高壮一点的强盗罢了。”

    “杀死这群强盗,保卫弗尔徳堡!”西蒙旁边不远的老鲍赫大声喊道。

    “我们弗尔徳人宁愿战到最后一滴血流尽!”民兵老马丁也喊道。

    像是被这两个老家伙感染了一般,剩下的士兵们纷纷大喊或是辱骂,或是祈祷,或是鼓气的话语,来驱散心中的极度恐惧。

    西蒙注意到,许多知道自己要同维京人面对面厮杀的士兵原本有些颤抖的手不再发抖,原本惧怕的眼神逐渐坚毅。

    “砰!”

    随着一声巨响,最后一道堡门发出了一声令人心酸的嘎吱声,不甘地倒在了地上。

    在和堡门处的维京人们短暂的四目相对后,西蒙率先大喊一声,冲向前去。

    “杀光他们!”维京人身后传来了他们小头领弗洛基的暴吼。不过不需他说什么,这群天生的战士就已经迎上前去了。

    “咚!”

    一个穿着皮甲的维京战士短斧砍在了西蒙抬手格挡的盾上。

    “得赶快解决掉他!”西蒙看着后面跟进的维京人们,瞬间有种火烧眉毛的感觉。

    “喝!”西蒙锋利的短剑刺破了这个维京战士的皮革护腕,划破了他手腕的大动脉。

    鲜红的血液不断从这个维京战士的手腕涌出。他刚刚想抬起盾保护自己时,看着刺向自己脖子,近在咫尺,越来越近的短剑,他知道自己还是慢了一步。

    从这个维京战士脖子里抽出短剑的西蒙觉得心头一麻,条件反射一般地举起木盾。果不其然,几乎是同一时间,几根开了血槽的长矛狠狠地扎在了西蒙的大筝叶盾上。

    “那个家伙是他们的领主,干掉他!”后面跟进来的维京随军商人阿维德一眼就看到了举盾格挡的西蒙,对着身边的维京战士们高声大喊道。

    “该死!”西蒙顿时感觉压力倍增。这可不同于游戏,当你面对三四个拿着长矛虎视眈眈地等你露出破绽的凶悍战士时,能做的只有防御。

    “杀啊!”

    好在西蒙身后的士兵们此时也跟进来了,在大声战吼中和堡门处的维京人杀成了一片。

    米勒猛地将手里的长矛扎进了一个穿着锁子甲的维京人胸膛里,顿时铁环飞溅,鲜血四射。

    可还没等米勒抽出长矛,一个维京武士上前,抡着胳膊就是一斧头砍在了米勒右肩膀上的锁甲上。

    米勒只觉得巨大的痛觉瞬间蔓延至半个身子,看着这个维京人就要挥出下一斧时却怎么也没有力气抬起拿着盾的左手。

    “就要死了吗?”米勒有些绝望,带着无尽的遗憾闭上了眼睛。

    “啊啊啊啊啊!”

    米勒睁开眼,只见刚刚那个维京人脖子后面中了一箭。还没等他发出声音,米勒身后的路德维希一个箭步上前,用手半剑将那个维京人的脸砍了个稀巴烂。

    “退到后面去。”米勒感谢救命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路德维希粗暴地扯着衣领拽到了战线后面。

    米勒知道,要不是刚才堡墙上杀人孔那的弓箭手和身后的路德维希,刚刚自己的脑袋绝对会被劈成两瓣。

    堡门被锤倒后,大部分维京人都面朝木堡内部的方向持盾,反而给了杀人孔留守的民兵和弓箭手绝佳的机会。

    “唔啊!”

    一个戴着诺曼圆盔,在狭窄堡门通道里一心跟着同伴们前行的维京战士忽然觉得脑袋上受到了巨物的重击,瞬间眼前一黑失去意识栽倒在地。

    “怎么回事?”一个旁边的维京战士听到旁边同伴头上铁盔清脆的响声,刚刚回过头察看,一支箭矢射中了他开放式宽檐锅盔中裸露的面部。

    “注意头上!”付出了好几个人的生命代价之后,这时大部分维京人才反应过来,现在自己是被两面夹击了,尽管背面的敌人并不同于正面的敌人一般和他们直接血刃交锋。

    几个维京人毫不犹豫地背过身子,向着那个讨厌至极的杀人孔投掷手里的长矛。

    “小心!”

    “啊!”一个躲闪不及的年轻民兵同时被两支投矛击中,抱着手里的石头不受控制地从杀人孔里摔了下去,砸到了三个维京人的身上。

    “就是这个狗日的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弄死他!”

    灰头土脸踉跄爬起来的维京战士满腔怒火,对着地上还没死透仍在喘气的年轻民兵一顿乱砍乱刺。

    鲜血溅满了堡门的内墙,泥地染成了瘆人的暗红色。虽然只有几个堡墙上的弓箭手见证了他生前的英勇,但他走得并没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