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燃小说网 > 修仙太快怎么办 > 第五十二章 我骗兰劲松的

第五十二章 我骗兰劲松的

一秒记住【梦燃小说网 WwW.MR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

    “水青阳,你不能肆意妄为!”

    “水校尉饶命,饶命啊……”

    怒吼声,求饶声混作一团,被压跪在地上的修士们奋力挣扎,俱是满脸惊怕。不管是阉刑,还是死刑,对他们来说都是晴天霹雳。

    徐秀从地上站起来,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同为一城校尉,水青阳竟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把他打伤不说,还要公然处置他的人。一旦任其发生,他还如何自处?

    徐秀戳指大喝:“水青阳,谁给你的胆子?张口闭口仙朝律例,哪条律例规定,你可以处置别城修士?今日你敢动手,莫说是面见城主,徐某就算去巡天监也在所不惜!”

    他是真的被搞火了,双目甚至冒出了森森杀机,让人毫不怀疑只要有机会,他会把水青阳撕碎。

    那些遭难的修士,不管来自北城还是南城,此时都像是看到了希望,忙不迭大喊大叫,为徐秀助威。

    准备行刑的修士们,也停止了动作,全都看向高高站在台阶上,背对众人的水青阳。

    水青阳缓缓转身,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带冷笑的徐秀,刚毅的脸上蒙着一片阴影,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冷漠的声音,却在众人耳边响起:“我想你没机会了。徐秀,你受柳非指使,下毒谋害校尉丁皓,无视仙法,按律当诛!”

    徐秀面色大变,沉声驳斥:“胡说八道,你有何证据?”

    “丁皓亲自指认,你要辩解,就去牢里说个清楚吧。”话落,竟不给徐秀任何机会,水青阳施展风行术,化作一道青芒迅速贯出,眨眼冲到了徐秀面前。

    事发突然,徐秀没想到水青阳说动手就动手,他不过是采霞境初期修为,哪里挡得住。

    徐秀的胸口吃了一掌,双脚离地前,脖子被水青阳掐住,一口血堵在了喉咙里。紧接着水青阳用力一掼,徐秀整个人正面朝下,狠狠砸向了地面。

    砰!

    这一下像是砸在了众修士的心里,让他们头皮发麻,只觉得鼻酸牙也酸,看着趴在地上,惨叫到声音嘶哑的徐秀。

    其身下的石板裂开了一道道缝隙,不久后,鲜血亦朝外扩散。

    这可是一城校尉啊,可在自家大人面前,跟死狗没什么区别。众人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胆大包天不足以概括。

    “把他抓起来,押入牢中审问。”水青阳站在一旁,淡淡吩咐道。

    附近的修士不敢不从,也不问会有什么后果了。徐秀被提起来,脸歪鼻塌,满脸鲜血地被押解下去。

    现场再无任何干扰,水青阳点了点下巴,行刑的修士们立刻拔出刀剑,不久后,又是一连串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地上多了一滩滩鲜血,还有一颗颗破碎的蛋。被行刑的修士们,撅着雪白的屁股蛋子,在血洼中打滚。

    寒风一吹,围观者们则是胯下发凉,忍不住提了提肛。

    “水青阳……”杨千行趴在地上,满脸都是冷汗,神情绝望,咬牙嘶吼着。

    但回应他的,却是头顶的刀光。一刀落,杨千行的脑袋滚到了石阶下。他在丁皓一家逃亡期间,曾将丁幼容的侍女奸污了多次。

    手起刀落,最终地上多了几十具无头尸体,无一生还。

    整个广场静悄悄的,浓重的血腥味久久不散,冲击着所有人的感官。今日水青阳的强硬表现,可说再一次刷清了南城修士对他的认知。

    如果此前,他们对水青阳只是忌惮,那么现在,无疑充满了畏惧。类似曹林,丁皓这样的老油条,大家不怕,凡事照规律来就行。

    但对于水青阳,谁也不敢拿捏,惹到了这个煞星,你完全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来。

    “竖子欺人太甚!”

    城主府内,得知南城执法监发生的事,兰劲松怒不可遏,一掌拍碎了身前的书桌。水青阳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把他这个城主放在眼里。

    但依目前的情况,只能暂时忍耐,兰劲松阴森森道:“你嚣张不了多久,给我等着!”

    一座宏大城廓屹立在山野,来往者络绎不绝,正是白云城。

    城东,一处闲人止步的幽静府邸内。

    一名三十岁上下的锦衣青年,坐在临湖凉亭内,将奏报扔在桌上,怒道:“兰劲松搞什么鬼,一会儿要全州缉捕,一会儿又说搞错了,把州城大事当儿戏吗?”

    锦衣青年身旁,站着一名黑发老者,闻言道:“州主息怒,依老奴看,此事颇为蹊跷。虽然兰城主在奏报里说,是南城校尉水青阳拿出了柳非的罪证,才及时纠错。

    可柳非身为大总管,兰城主处理得未免太轻率。再则,翠华城死了一百多位修士,杀人者却只是拘禁在家中,似有意包庇。依老奴看,不如传召兰城主,当面问个明白。”

    锦衣青年,正是白云州主秦禾,点点头:“本州主正有此意。对了,把那个水青阳也叫来。若没记错,那小子还是本州主提拔的,竟敢闹出这么大的事。”

    这边正商量着,一名护卫急匆匆走入凉亭,送来一封信,封面有秦禾家族的印鉴。

    秦禾表情凝重,打开一看,却露出苦笑不得的神情。

    “州主,怎么了?”黑发老者好奇问道。

    秦禾收好信,语气不自觉温和下来:“家里的表妹要过来玩,呵呵,倒是有两年没见过那丫头了。”

    州主府的命令,不到三天便传入了翠华城。

    得知州主要召见自己和水青阳,兰劲松在书房内沉思良久,面色阴晴不定。

    他当然知道是什么缘故,心里把水青阳骂了个半死,半晌忽冷笑道:“路上倒是动手的好时机。”

    没过多久,水青阳也收到消息,便告知了丁皓一家。

    “此去恐有危险,兰劲松极可能对你动手!”丁府客厅内,丁皓表情瞬变,让水青阳想办法推掉此行,或者单独去白云城。

    水青阳摇摇头:“兰劲松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必定拿州主的命令来压我。丁伯放心,我自有应对之策。这次去州城,正好彻底解决你们的事。”

    见他明明身陷危机,还一心念着丁家,丁夫人神情温柔,叮嘱道:“青阳一定要当心啊,打不过就跑,不要逞强。”

    丁幼容坐在旁边,静静无言,只以一双美眸深深凝望着水青阳。

    待水青阳走后,丁皓忍不住叹了口气。丁夫人拍他一下,嗔道:“青阳马上要走了,你这是要咒他吗?”

    丁皓一阵沉默,黯然道:“以青阳的能力,我相信他会没事的。我担心的是你们娘儿俩。我闹出的事,只怕执法监也压不住,最后还是会对我们下手。

    如今封城令已解除,本是逃跑的好机会,但若逃了,势必会连累青阳,唉……”

    丁夫人吓得捂住了嘴巴,这些天的好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

    反倒是丁幼容,表情淡漠:“就算逃出了翠华城又如何?进出各城门,都需要经过检查,我们无处藏身,还能在野外躲一辈子吗?爹,听天由命吧,至少我们一家人不会分开。”

    想不到女儿如此通透,反倒比自己豁达一些,丁皓又是欣慰又是遗憾,一捶桌子:“只恨不能手刃兰劲松那个狗贼!”

    州主的命令没人敢耽搁,接到消息的当天,水青阳和兰劲松便出发了。

    二人刚走出城门,躲在密林中的宋雨湖四人,立刻发现了他们,稍作商量,悄然跟在了后面。

    一路疾掠,水青阳始终与兰劲松保持着距离。大约两个时辰后,天色渐暗,兰劲松提议在前方休息一下。

    湛湛霞光的湖边草地上,两团篝火升起,相隔几丈距离。二人都有储物戒,拿出准备好的食物充饥。

    兰劲松笑呵呵道:“青阳啊,如今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不该如此生分才对,过来一起吧。”

    “多谢城主好意,不过我这个人孤僻惯了,喜欢一个人。”水青阳想也不想地拒绝。

    兰劲松若有所指:“多个朋友多条路,此地距离白云城,还有数天时间。我真要对你动手,就怕你挡不住!”

    附近只有他们二人,兰劲松索性撕掉了伪装。水青阳的身法是快,但法力是个致命伤。只要时间一长,自己足以拖垮对方。

    这一路上兰劲松都在观察水青阳,确信对方没有后手,忍到现在,他再也克制不住了。

    “城主说得好,不过我和一条狗没兴趣做朋友,我的朋友来了。”水青阳朝四周大喝:“宋姐,还不出来一见?”

    等了片刻,远处丛林晃动,宋雨湖落在了水青阳身旁。至于施诚三人,早就跟丢了。

    “宋寡妇!”兰劲松不禁眉头一皱,看了看二人。

    水青阳拍拍身边的草地,示意宋雨湖坐下,漫不经心道:“城主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灭掉追风盟的吗?正主在这里,我家宋姐勇猛无敌,几招就杀了大当家。”

    此话一出,兰劲松可谓大震,脑中忽然闪过丁皓的身影。他一直很好奇,丁皓是从哪里得到的至高神通,甚至连丁皓之女都学会了。

    想到水青阳的种种奇异,再看宋雨湖与他的关系,冥冥中,似抓住了什么线索,脸色晦明晦暗。

    宋雨湖知道兰劲松的底细,压根不屑看对方。她没有坐下,反而强行把水青阳拉到了草丛里,询问起丁家的具体情况。

    当得知丁家还未脱困时,宋雨湖一脸惊疑:“你说执法监有人能庇护丁家,可在那本书册中,我似乎没看到执法监成员啊。”

    水青阳左右看了看,凑近道:“我骗兰劲松的。”

    嘶!

    宋雨湖双眼瞪大,见鬼似地望向水青阳。